69书吧 > 一世倾城:冷宫弃妃 > 第1909章 最完美的谎言

第1909章 最完美的谎言

推荐阅读: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大汉龙骑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双世宠妃原著:爷我等你休妻帝国霸主汉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ba.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们,要……一定要……三江大坝……”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的眼中那一点原本就虚弱得如同风中残烛的光忽的一下,随着他最后的一声喘息,熄灭了。

    他的手,慢慢地垂落下去。

    “太上皇!”

    我凄声哭喊着,用力的抓住了他的手。

    刘轻寒的眼泪一颗一颗的滴落在他的手上,却死死的咬着牙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双手将这个老人轻轻的放回到床上。

    被血染得鲜红的床褥上,这个老人安安静静的躺着,不再有痛苦,不管他曾经在这个中原大地上拥有过多么至高无上的地位,也不管他曾经有过多少的荣光,此刻他的,和每一个人都平等了,辜负了爱恨,而得到了长宁。

    “太上皇——!”

    我却抓着他的手,好像这样抓着他,就可以真的抓住他,让他不要离开似得,眼看着我哭得声音沙哑,整个人几乎都要被悲痛压倒了,刘轻寒转过身来抱住了我,将他的手从我手中抽走,哽咽着道:“轻盈,你不要这样。”

    “……”

    “人死如灯灭,他听不到了。”

    “……”

    “轻盈!”

    看着我不断的痛哭摇头,想要否认这个事实,他用力的将我的脸按进他的怀里,不让我看到床上的那个人,而我就这么无力的被他抱着,凄厉的呜咽声在他的胸膛间回响着。

    感觉到我的声音和气息越来越弱,他低头看着我:“轻盈……轻盈……!”

    我眼前一黑,软倒进了他怀里。

    |

    虽然昏迷之前痛苦不已,但在昏睡的时候,所有的痛苦和悲伤都不再了,我好像置身在绵软而温暖的云堆里,不管怎么翻身,什么姿势,都非常妥帖的熨帖着我的身体,没有一丝缝隙,这种感觉也抚慰了我,让我安宁了下来。

    有一股温热的气息,弥漫在周围。

    我的疲惫渐渐褪去,可身体上的痛楚慢慢的唤醒神智,低吟了一声之后,我睁开了眼睛。

    眼前还是模糊的,就听见一个声音道:“你醒了?”

    “……”

    我混沌了一会儿,他的呼吸在耳边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我抬起头,就对上了他的眼睛,正低下头来关切的看着我。我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睡在他怀里,而他就着一个姿势躺在床头,也不知坚持了多久。

    见我怔怔的不说话,他轻轻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稍微的挣扎了一下,想要从他的怀里撑起身来,却一点力气都没有,他急忙说道:“你要什么,我给你。”

    “水。”

    “好!”

    他扶着我的肩膀轻轻的将我放到床上,然后自己翻身下床,刚一站定就趔趄了一下,大概是真的就着一个姿势躺了太久,他的脚都发麻了,稍微适应了一下之后就立刻去倒了一杯温热的水过来,送到我的嘴边。

    我喝了两口,干渴得几乎要燃起火的嗓子才稍微舒服了一点。

    这一下,人也更清醒了。

    我靠在软枕上,看着他将杯子放到一边,回过身来又坐回到床沿上,俯身看着我:“好一点了吗?”

    “……”

    “还要什么?”

    “……”我沉默了好一会儿,轻轻的说道:“我饿。”

    “刚刚饭菜又拿下去热了,你等一下,很快就会送来。”

    话音刚落,查比兴就端着饭菜从外面进来了。

    看来,是真的一直在准备着,等待我随时清醒。

    查比兴的脸上神情凝重,也许是因为太多的死亡,也许是因为还有一些别的原因,神情中甚至还带着一点怒意,但当他看到刘轻寒轻轻的将我扶着靠坐在床头,还将薄被轻轻的掖了掖,那种怒意才稍微的消散了一些。

    他把饭菜放到床边的小几上:“师哥,这个——”

    “我来。”

    听见刘轻寒这么说,他的神情更缓和了一点,刘轻寒看了看那些碗碟里的东西,最后还是选了一碗雪白粘稠,散发着甜香的米汤,舀了一勺吹得微凉了,才轻轻的送到我嘴边,这个时候,查比兴似乎才放心的退了出去。

    我却有些木讷的,好像还有些陷落在过于长久的噩梦中无法脱身,低头看着那勺米汤,又抬眼看着他。

    他柔声道:“喝一点吧。”

    “……”

    “我知道,你有话要跟我说,我也是。”

    “……”

    “你先吃点东西,等有力气了,你说给我听,我,我也会说给你听。”

    我垂下眼,张开嘴,散发着稻米清香的汤汁润进了嘴里,咽下去的时候,也让干渴得几乎快要着火的喉咙得到了一点舒服,他一勺一勺慢慢的喂着我,喝了大半碗之后,我偏开了头。

    “你这样不行,”他说:“再吃一点,一点点,好吗?”

    “……”

    “这里有粥。”

    说完,他端起另一碗炖得稀烂的鸡丝粥,大概是因为热过一次的关系,原本就细滑的鸡肉丝这个时候已经快要消失了,他舀起半勺来自己试了试,温度刚好,送到我嘴边:“只吃一点,就这一口。”

    “……”

    我看了他一会儿,终究还是张了嘴,一勺软糯的粥送进嘴里,我勉强咽了下去,然后问道:“太上皇呢?”

    他手里的勺子叮的一声碰了一下碗沿,低着头:“已经让人扶棺送走了。”

    “为什么这么快?”

    “我们明天一早也要走。”

    “为什么不一起走呢?”

    “让他们做送灵的样子,要比我们这样走更安全。”

    “……”

    我想了想,无言的点了一下头。裴元修如果派人来追,追赶的一定是一队逃命的人,而不是一队送灵的人,太上皇受了那么多的苦难,应该保证他的安全,让他入土为安。

    我又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寅时初刻。”

    “哦。”

    “你吃了东西再睡一会儿,养养精神就该上路了。”

    “他们呢?”

    他送了半勺粥到我嘴边,看着我吃下去,才说道:“都让他们去休息了。”

    “那你——”

    “放心,你们今天跑了一整天,可我一直在界河那边等着,我休息过的。”

    我看着他布满红血丝的眼睛,就知道他一定一刻都没有合过眼。

    不过,我没有再说什么。

    他又舀了半勺粥送我嘴边:“来,再吃一口。”

    “……”

    “就这一口了。”

    “……”

    我一动不动,也不张嘴,勺子碰着我的唇瓣,留下了一点晶亮的水迹。

    看着我固执的不肯再张嘴的样子,他似乎也拿我没办法了,轻叹了口气,放下碗和勺,然后拿了一块手帕来轻轻的给我擦拭唇角。我木然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盯着他看:“刘轻寒,你说你有话要跟我说,你要说什么?”

    “……”

    “你说吧。”

    “……”

    “你说什么,我都听着。”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我的声音里竟然透着一点笑意,可是那笑意里,分明的冷,分明的刺,就连我看着他的目光里,都有着纠缠不清,连我自己也分辨不清的爱恨。

    我真的很想知道,此时此刻,刘轻寒,你要跟我说什么。

    解释?还是辩解?

    又或者,你还有什么安排?这个天下,还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需要你来交代?

    你说,我听着。

    我什么都听着。

    这一刻,我的心里涌出了太多酸甜苦辣的滋味,也有千千万万的情绪涌上来,所有想要怒吼,想要哭闹,想要发泄的情绪,让我微微的用力握紧了拳头,指甲磨破了掌心,更深深的扎了进去。

    他抬起头来看着我,轻轻的说道:“轻盈。”

    “……”

    “我们,都不小了。你忘掉你的过去,我也改改我的脾气,我们,在一起吧。”

    “……”

    一时间,我僵在了那里。

    他的唇瓣也并不比我更有血色,像是覆这一层薄霜,说完那句话之后就轻轻的抿了起来,明明没有再说话,可我却听着他的声音,那一句话,一边一边的在我的耳边回响——

    我们,在一起吧!

    我们,在一起吧。

    我们,在一起吧……

    我感觉到这一刻心脏的不胜重负,也感觉到血流奔涌的声音几乎要盖过周围的一切,这个时候,他却慢慢的伸出手来拿起了我握成拳头,但此刻已经失去了知觉的手,纤细的,几乎痉挛的手指在他黝黑肌肤的映衬下,苍白得几乎透明,像冰雪雕琢而成的。

    他用粗糙的掌心轻轻的摩挲着我的指尖,让我感到了一点温度,才感到他的掌心里温度是滚烫的,还有一点薄汗。

    似乎,在他的心里,也有着等待宣判一般的紧张和不安。

    他最后将我的指尖捏紧了,轻轻的说道:“我不想再看到你一个人。”

    “……”

    “我来照顾你,好不好?”

    “……”

    我没有回答。

    我准备了怒意和讽刺,准备了最尖刻的口吻和最锋利的言语……我准备了太多太多。

    可我没有准备这个问题的答案。

    甚至于,半生过去了,我没有想过,有人会问我这个问题。

    可现在他说,要来照顾我?

    我突然笑了一下。

    曾经,好像有一个人,她就一直在等着,等着别人问她这个问题,等着别人用不仅温柔的口气,更等着别人用温柔的态度,温柔的拥抱来对待她。

    可是,她好像只等来了那些温柔的许诺而已。

    我睁大眼睛望着他,明明是近在咫尺的一个人,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变得模糊了起来,视线被突然涌上来的滚烫的液体扭曲,连他的样子也扭曲了,只有那双明亮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我,仿佛还在专注的等着一个答案。

    我听着他的呼吸,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沉重。

    然后,一滴眼泪,就从我的眼角滑落了下去。

    一看见我的泪,他立刻慌了:“轻盈。”

    伸手就要过来给我擦拭泪水,却被我抬手轻轻的格开,我看着他,平静的问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

    “什么时候,你开始骗我?”

    他的手僵在半空中,沉默了一下,慢慢的放了下去。

    我听见他的喘息沉了一下,然后说道:“从你告诉我,你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可以逃过老师的责罚。”

    “……!”

    我恍惚了一下,然后记起来了。

    在他火烧集贤殿,在看着那冲天的火焰熊熊燃烧的时候,他说傅八岱这一次会把他打残,而那个时候,我就告诉他,我是怎么逃过傅八岱的责难的。

    装不知道,装作无辜,他就下不了手。

    那个时候,他听到我的话的时候,似乎神情就有些复杂,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装失忆,要骗我。

    既然要骗我,又怎么能不骗周围的人?

    所以,他撒下了这个弥天大谎,他烧毁了自己的脸,装作被柱子砸晕了,也就顺理成章的失去了那一段记忆,傅八岱即使说了他“不得好死”那样近乎诅咒的话语,也不能把他怎么样,而裴元灏——裴元灏还要用他收复扬州,更要用他来牵住裴元珍,又怎么会对他如何?

    所以,他骗了所有的人,一路从京城骗到了江南。

    然后,在望江亭,他开始骗我。

    我看着他那张遮掩了太多表情的面具,慢慢的说道:“你骗别人都很容易,没有人了解你,可是你骗我——你是如何骗过我的?”

    他的喉咙微微一哽,然后说道:“说一个谎话骗人,先要骗过自己。”

    “……”

    “要让别人相信,先要让自己相信。”

    “……”

    “我让自己相信,我已经失忆了。”

    “……”

    我微微挑了一下眉毛。

    是啊,最完美的谎言,不久是连说谎者自己都相信吗?

    所以,望江亭上,那凉薄的目光,陌生的话语,敌意的态度,每一样,都是一个远道而来,深入敌境的人该有的,甚至在二月红里,他的喃喃自语,他的矛盾疑惑,每一样,都是一个失忆的人,一个对前尘往事一无所知的人该有的样子。

    他骗了他自己,也骗了我!

    可是,可是——

    我明明可以看得出来!

    他在给我写绝情诗的时候,有意无意,却又自然无比的推脱;他明明文采平平,根本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成诗,却偏偏在我的要求下,几乎一气呵成了那首绝情诗;而我送那首绝情诗去销了户籍,以我的身份,和我当时在金陵的地位,扬州管理户籍的官员应该立刻上报,可扬州府内却没有一点动静。

    这一切,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发生了。

    就像我和裴元修成亲的那一晚,那点亮了整个扬州城的烟火,也是那样顺理成章的出现。

    我没有怀疑。

    我明明应该怀疑,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好大喜功,做表面文章的人,又怎么会在寒食节这种日子里去大放烟火?

    可是,我太相信他了。

    明明知道他早就不是吉祥村里那个目光纯净,心思单纯的渔夫,也明明知道,他早就不是在集贤殿里被傅八岱打破了脸也不敢违抗的学生,可是,我就是不知道去怀疑他。

    我竟然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怀疑这个骗我,骗得最厉害的人!

    而他——

    就这么顺理成章的,用一个骗子的身份跟在我身边,去陇南,去武威,出海……

    在武威的时候,他甚至还做出一副震怒的模样,来逼问我当年发生过什么。

    甚至,在海岛上,几乎已经到了绝境的时候,他都没有给过我一句真话,如果我们真的就这样留在那个海岛上,有一天饿死,渴死,他的身份,是不是也仅止于一个“有明珠之纇,无僭越之心”的人?

    然后……然后,他娶了裴元珍。

    在那个血色的洞房里,他一只手紧握着那把银锁,把所有的罪孽都扛在自己一个人的肩上。

    如果那一次,他真的死了呢?

    是不是,我和他,也仅此而已?

    “刘轻寒,”我笑着看着他,泪水滑落下来:“你够狠!”

    他微微一颤,用力的抱紧我。

    “对不起。”

    “……”

    “对不起。”

    我原本想要笑,笑我这半生的不知所谓,笑他这半生的不知何求,可是一开口,却听见了自己呜咽的声音,眼泪不受控制的汩汩而出,不出多时已经染湿了自己的鬓发,更染湿了他紧贴着我脸颊的那半张面具,冰冷的面具,却在这个时候染上了眼泪的温度。

    “对不起。”

    “……哈哈,哈哈哈哈!”

    我终于笑了起来,可那笑声,怎么听,都是一个女人在哀哀的哭泣,怎么听,都是这半生颠沛流离的控诉,我所有的委屈和不甘,说不清的,道不明的,都在这样的笑声里,一句一句的说给他听!

    他将我抱了起来,用力的按进怀里,双臂如铁,好像要将我整个人都融进他的怀抱里,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甚至不知道要用这个拥抱来说明什么,我只听着他不断的重复着那三个字,好像要一点一点的刻进心里。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

    在这一刻,我几乎流尽了这一生的眼泪,他的肩膀完全被我的泪水润湿了,但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放开我,比在界河中抱住我的时候更加用力,甚至在我开始挣扎,一拳一拳的打在他身上的时候,也没有丝毫撼动他的拥抱。

    我终于痛哭着问了那句我不知自问过多少次的话——

    “刘轻寒,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银狐续南明在西汉的悠闲生活抗战之钢铁风暴重生一九零二

一世倾城:冷宫弃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冷青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冷青衫并收藏一世倾城:冷宫弃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