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韩娱之影帝 > 第383章太欺负人了!

第383章太欺负人了!

作者:榴弹怕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婚色可餐:饿狼总裁轻点吻一胎双宝:总裁大人夜夜欢总裁老公,太撩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妖孽人生都市超级医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ba.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个世界上总有这么一种人,无论他遇到什么样的复杂局面,无论他遇到多悬殊的实力差距,却总是可以凭着自己某方面的强悍和出色从棋盘里跳出来,不去当别人手中的棋子!

    当然,跳出来以后也未必就是要当什么棋手,但最起码可以继续保持属于自己的某种纯粹。

    这种人,真的是让人不服都不行。

    而此时此刻,在金钟铭家中的阳台上,就有这么一个人坐在他的面前。

    “这么晚了,哥怎么会来?”放下右手中的古罗马史科普读物,金钟铭颇有些无力的问道。

    “不来不行啊!”刘在石微微叹了口气,然后就摘下自己眼镜,并露出他那标志性的通红眼球和肿胀眼泡。“没理由听到有人因为我的缘故和别人起了冲突而置之不理的,我之前一直在KBS录制改版的《happy together》呢,一听到消息就来了……”

    金钟铭略显敷衍的迅速点了几下头,却并未答话。

    “新闻上说你的手是之前拍戏时弄断的,”刘在石并未有太大反应,而是按部就班的说着自己的话。“可又听今天在现场的MBC熟人跟我说,手是今天冲突的时候才断的?”

    “无所谓的,反正断了。”金钟铭终于不得不答话了,但是语气中却掺杂了一丝莫名的不安和烦躁。“既然我对警察都说是以前断的,那就是之前拍戏断的吧,不然岂不是做伪证?”

    “那就当是之前拍戏断的吧。”刘在石稍作思索后点了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今天我是去找初珑的。”勉强压制住心态,算是恢复了平静后,金钟铭顺势做了下解释。“那个张部长明显是新来的,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才会误会,我最后发怒也是因为他嘴里不干净外加今天天气实在是古怪……其实整件事都不关哥的事的,更不要说什么因为你的缘故跟人冲突了。”

    “这个说法就难免自欺欺人了吧?”刘在石轻微的苦笑了一声。“就算是你一开始不知情也没那个想法,可实际上,你敢说你全程都没有因为我的事情而动气吗?现场那么多人,怎么可能没有人跟我讲清楚事情经过?”

    金钟铭登时闭上了嘴,但一些肢体动作却有些不受控制的被做了出来,刘在石也没有再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对方……伴随着两人迥异的沉默方式,一种诡异而又躁动的气氛在阳台上弥漫开来。

    就这样,过了不知道多久,Krystal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榨汁大业,在将一些冰块放入杯中之后,她赶紧将两杯芒果汁给送了上来,而甫一放下托盘,郑二毛就在目瞪口呆中看着自己的哥哥单手接过其中一杯,然后‘咕嘟咕嘟’的就喝了个精光。

    “再来一杯。”金钟铭将空杯子递了回去,嘴里似乎还含着什么东西。“多加点冰。”

    “知道了。”Krystal本能的扭头看了看刘在石,发现对方不做声后也没敢多话,而是赶紧接过杯子离开了阳台。

    “其实……哥。”在嚼碎了含在嘴里的冰块后,金钟铭长呼了一口寒气,算是止住了之前的心浮气躁。“二毛去开门前,我是死活没想到你会来,但是听到你的声音后,我却觉得,你这人就应该来!”

    “是吗?”刘在石若有所思道。

    “哥,咱们开诚布公吧!”金钟铭微微眯起了眼睛。“如你所说,我一开始动怒确实有为你出口气的那么一种成分在里面,没什么可遮遮掩掩的,确实如此就是了。可是,你要是觉得因此亏欠了我什么,那就属于自作多情了。因为,因为另一个冲动吧,我临时有了一个比较大的想法,而就现在的这个想法和计划而言,我其实是准备或者说已经在利用你了。这一点,也没什么可遮遮掩掩的,就是如此!”

    刘在石点了点头,然后重新戴上了眼镜:“钟铭,我也跟你说实话吧,我来的时候看了最新的新闻,你说的这些事情也我大概也能猜的到,但是我依然要过来……”

    “没必要!”金钟铭又有些没好气了。

    “有必要的。”刘在石毫不客气的答道。“你有你的想法和选择,我也有我做人的原则和道理,你觉得你顺便帮了我也利用了我就可以两清了,那是你的概念,我也没干涉的意图。但是在我这里,如果利用了我却没伤害到我,那我就不在意,而没存心却实际上帮了我,我却一定要将态度表达出来,这也是我的处事原则,你又有什么不满呢?”

    “所以说我才怕你的。”金钟铭面色僵硬的应道。“你这种人太可怕了!从不给任何人留任何破绽!”

    “不管如何,今天的事情还是多谢了。”刘在石摇了摇头,似乎是不想接这个茬,但却又主动回复了对方。“其实我这人并没有什么当圣人或者不给谁留破绽的想法,仔细想想,大概是青年时期对生命的浪费,以及它所带来的落寞,对我而言实在是太过于煎熬,所以才在后来产生了一种强烈戒惧心理!”

    金钟铭默不作声。

    “我没什么野心和多余的想法。”刘在石继续说道。“更没有什么成为社会道德标杆的目标,说到底,我只是在自己内心的催促下努力去当好一个搞笑艺人,然后一心一意做节目罢了。”

    “这就已经很可怕了。”金钟铭忍不住摇头插嘴道。“一个搞笑艺人,不仅有职业属性,而且还有公众属性,最后他还是个人……这几点都努力去做好,用哈哈的话说,简直可以去竞选总统了。当然,你应该不会去选的。”

    “那是肯定的,对我而言,人生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能在我自己的节目里,和一群自己熟悉的人一直这么做下去而已,这让我有充实感和安全感。”话到这里,刘在石忍不住顿了一顿。“但是,哪怕你努力去做了,也不一定能达成这个目标。钟铭,我跟你说句心里话,这次被拿掉了这么一个老节目,还是以收视率这样羞辱性的借口让人无可辩驳的给拿下去,我心里委实有些委屈和愤怒……所以确实得谢谢你给我出了这么一口气。”

    “不用谢。”金钟铭莫名感觉自己的两边脸颊似乎都在抽动。“接下来两天别嫌我把你扯进来就好,不过我会尽快的……”

    “无所谓了,反正我有自己的坚持和态度。”刘在石说着就拉开椅子起身准备离开。

    “那个……”隔了几秒钟,金钟铭忽然又叫住了对方。

    “还有什么事?”刘在石略显诧异的回过头来。

    金钟铭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把自己准备离开《RunningMan》的事情给说出来,而是顺势谈及了另外一个人:“既然哥来了,就帮我给金泰浩pd带句话吧!”

    “你讲。”

    “让他悠着点!”金钟铭有些无奈的说道。“就这么一句话,他会明白的。”

    “好。”刘在石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而这一次,金钟铭终究没有再鼓起勇气叫住对方。

    Krystal去送刘在石下的楼,然后刚一回来就吭哧吭哧的来到阳台这里。

    “想问什么?”抱着怀看向黑漆漆窗外的金钟铭有些没好气的看了对方一眼。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伍德你为什么会是这个表情?”Krystal很是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哥哥。“怎么感觉像是被人欺负了的样子?”

    “确实被人欺负了。”金钟铭深呼了一口气道。“其实,只是被人欺负倒也罢了,关键是你偏偏还生不出反抗的勇气,这才是最让人郁结的。”

    “是……吗?”Krystal微微拉长了声音。“这么说在石oppa欺负了伍德你?”

    “是!”金钟铭忽的伸出完好的右手,将刘在石碰都没碰的那杯饮料给端起来,然后‘咕嘟咕嘟’又给一气灌了下去。

    “然后呢,伍德?”Krystal等自己哥哥喝完以后接过了杯子,然后才好奇的问道。“我就不问是怎么欺负的了,被欺负了之后呢,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能怎么办?”金钟铭无语的冷笑一下,然继续回头看向了窗外。“既然没能耐反抗,那就只好享受了,然后顺便再去找那些你能够欺负的软柿子转嫁一下,不然心口这股郁结是轻易散不了的!”话到这里,金钟铭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的说道。“二毛,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以柔克刚了。你也得记住了,以后遇到靠拳头出来混的人根本不用在意,靠脸面的人同样也不用太在意,靠钱和权的如果不如我也是一样,但要是遇到像今天这种靠诚意在社会混的人,有多远给我躲多远!”

    Krystal微微嘟了下嘴,将杯子放到托盘上,没有再接话。

    “几点了?”就在对方准备转身时,金钟铭忽然又头都没回的随口问了一句。

    “11点半。”Krystal一边走一边答道。“伍德你就不会自己看下手机吗?”

    “早点睡吧!”金钟铭继续盯着窗外颇有些心浮气躁的答道。“待会裴勇俊会来,我刚打电话叫了他……在石哥这么一来,我无论如何都得在金泰浩那群人身上做出点让步,不然我心里的坎过不去……”

    Krystal怔了一下,然后终究是没有多说话。

    时间转眼来到第二天。

    话说,在很多韩国老百姓看来,MBC最近的遭遇都可以称得上是雪上加霜。

    大概得从一年多前算起吧,这家三大无线电视台之一的存在,先是经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罢工,为此电视台在长达大半年的时间内几乎停摆了除了新闻节目的一切工作。

    而罢工回来后呢?当然是因为这么长时间没开工而理所当然的陷入到了财务危机以及各种老牌节目收视下跌的困境中。

    而现在,好不容易通过几个亮眼的新综艺看到了恢复元气的希望,可随着一场……呃,稀里糊涂的小意外吧,却又被跟进的媒体爆出电视台内部斗争依旧激烈。据说空降的上层以新节目为依仗大肆清洗之前罢工主力,然后似乎是引发了内部新一轮的动荡,甚至传闻就连刘在石都因为在《无限挑战》那边维护金泰浩而被撤销了《来玩吧》这个长达八年的长寿综艺!

    所谓政治报复就是这么丧心病狂!

    当然了,这话……怎么说呢?普通民众嘛,本来就不需要深入分析和讨论这里面的问题。对他们而言,金钟铭动手扇巴掌并随即自首的事情实在是吸引眼球,然后刘在石的道德标杆摆在这里又能为他们提供一个明确的自我立场,最后舆论风起云涌铺天盖地,似乎一夜之间全国都在关注这件事情。那么大家一起跟着起哄,以那个张根洙为靶子,稍微发泄一下生活中的怨气野就是了。

    不过,对于圈内的人士,尤其是所谓的高端局内人而言,这个东西就真心无所谓了……金钟铭这么有钱,操纵一下舆论报复一下对方也就报复,还能如何?而所谓民意如潮也不能隔着电脑屏幕淹死那个才上任半个月的张部长,对吧?

    再说了,之前就听说这位张部长似乎很横的样子,貌似在在保守派那边有很硬的靠山,事情还真不一定就怎么怎么样呢!

    然而有意思的是,接下去的几日内,事情的发展颇有些猝不及防。而事实证明,当这些所谓的局内人淡定的心理在短时间内被戳翻以后,相比较于那些被舆论刻意引导着的普通吃瓜群众,他们才是最容易失控的。

    话说,打人的事发当晚,随着金钟铭去自首,新闻就把事情的经过给爆了个清清楚楚。而当天深夜和第二日一早,随着纸质媒体和大型网络媒体的跟进,问题的核心就被导向了事情爆发的‘真正缘由’所在,也就是刘在石被金泰浩连累着丢掉了长达八年的节目,这才引发了MBC内部动荡的说法。

    到这里,其实也就是局内人们依旧能保持淡定的那个时间点了,而接下来才是精彩至极的大型舞台剧。

    首先,就在这天下午,MBC的工会突然跳了出来,他们找到媒体大声控诉和声讨高层的报复和清洗活动,顺便为之前引发了民众厌恶的大罢工洗地……呃,这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群人本来都快要淹死了,趁机冒个头喘口气也正常。

    而到了晚上,由总统亲自指导成立的韩国文化昌隆委员会突然关注了此事,并由刚刚上任的委员长安圣基公开对外指出了MBC制度僵化的问题。安圣基在与媒体的交流中直言,这家电视台长久以来都处于党派斗争的前沿,高层与中低层相互对抗与报复已经成为常态,以至于大量的精力都被消耗在内耗上,从而难以承担作为三大电视台之一的社会责任。因此,委员会的执委们经过细致的讨论,决定将一份MBC制度改革方案作为委员会成立后的第一份提案,正式的向总统提呈,以求MBC彻底走出内讧的怪圈。

    此言一出,这才算是真正的石破天惊……和鸦雀无声。

    要知道,这个文化昌隆委员会的来头可是不小的,总统老早的确立了自己执政的四大国策,其中之一就是文化昌隆政策,所以这名字上来就显得很正式好不好?实际上,围绕着这个政策的实行总统也就是建立了区区两个直属于她的委员会罢了,一个是架起来当牌坊顺便负责进言的这个文化昌隆委员会,另一个是负责发钱的创造经济推进团,仅此而已。

    那么现在问题当然也就来了,您老人家亲自立得牌坊,刚刚完工,而现在人家第一份正式且公开的进言要来了,你猜我们的大统领会准呢还是会不准呢?

    鬼才知道?!

    但无论结果如何,光想着这种可能性,局内人们就已经有些茫茫然不知所措了,毕竟一巴掌的破事而已,从爆出到现在隔了区区24小时罢了,怎么就能发展成要改革整个MBC的制度了呢?

    那么又隔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上午青瓦台很自然的做出了一个和谐而又正式的回复。按照临时代行职责的小金淇春发言人的大概意思,就是说总统当然会重视和尊重文化昌隆委员会的提议,而对于MBC电视台所暴露的问题自然也会关注。只是呢,现在委员会的提案终究没有正式上达到总统案前,探讨这个事情当然是可以的,但是没必要过早下什么确定下结论。

    谁让人家是代表了总统呢,所以这回复自然是有理有据的!于是当天中午,总统为了推进文化昌隆政策所组建的另一个重要机构,也就是韩国创造经济推进团的团长裴勇俊先生也顺势跳了出来,给大家科普了一下自己这个机构的存在意义。

    原来,总统专门召集了企业家们搞出了一个多达1.6万亿韩元的文化昌隆基金,而文化昌隆委员会、总统,以及创造经济推进团则围绕着这个基金形成了一个决策链条。其中,委员会拥有建议权,而总统拥有决定权,推进团则负责执行或者说按照前两者的讨论结果给全社会各个文化项目分发文化资金。

    举例而言啊,比如说国家准备推进韩国拌饭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了,那么各大电视台就都可以找推进团要资金,然后拿这笔钱拍摄拌饭的公益广告。又或者说,如果电视台在电视剧中确信为了宣传韩国拌饭而做出了努力的话,也是可以找推进团申请资金补助的。

    当然了,可如果像现在这样,上游的委员会和总统都对某家电视台有所疑虑,推进团自然也会中止这家电视塔的资金补助申请资格……

    什么叫赤果果的威胁?

    在局内人们看来,这就是赤果果的威胁!刀子都架在脖子上了好不好?!如果真的因为你张根洙个人的言语不慎导致MBC的诸位又是丢了官又是丢了真金白银的,管你后台多硬,都别想在这个机构里混下去了!

    不对,是别想在韩国任何一个地方混下去了!哪儿都不会收你的!

    所以,是该有所反应了吧?

    你还别说,张根洙部长还真就如大家所想的那样跳了出来,确实是不跳出来不行啊……但是怎么说呢?跳出来归跳出来,这厮却没有半点行之有效的法子,他的举措竟然就是拎着个网上已经烂大街的监控录像,带着几个目击证人,对着几个记者说着一些‘事情的真相’,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展示了一下自己断掉的肋骨。

    可是这有毛用?!那几个记者回去就掐掐减减的炮制了一篇采访出来了,结果却是嘲讽他的,说他为了演戏不惜让人打断了自己一条肋骨……没错,人家报社是收手机移动银行广告费的,不是收你MBC广告费的。

    而且话还得继续说下去,你一个官场人物,走你该走的道啊?非得在这方面跟人家搞,不是脑子抽了就是穷途末路了吧?这么一想的话,好像这位张根洙部长真的已经穷途末路了,因为一直到现在都没看到什么后台出来帮忙作出一丝的反制动作,也没有看到任何人脉出来帮忙摇旗呐喊。那么对于一个靠关系吃饭的官场人物而言,这不叫穷途末路叫什么?

    当然了,这就是局内人们惊慌失措下的错误理解了。

    实际上,早在事发当天晚上,感觉到金钟铭有所行动的这位张部长就立即找到了自己的最大靠山,本身也确实是一位手眼通天的大人物,而且对方还真的倾尽了权力,上来就针对金钟铭的举措找到了韩国首尔地方检查厅的老大,但却依旧被挡了回来……要问张部长为什么知道这些,因为那位郑润会被挡回来以后还很坦诚很够意思的跟他交代了这一切。

    所以,我们的张部长不是不懂,是真的没辙!

    就这样,半场闹剧不咸不淡的结束以后,时间已经来到了事发后的第三日。局内人们冷眼旁观,按他们的理解,接下来的套路几乎是肯定的了,有点骨气的话就自己辞职滚蛋,没骨气的就找个说上话的人传递个态度,该下跪下跪,该磕头磕头,自此以后见到对方老老实实当孙子便是。

    不管怎么样,等这件事本身了结以后,大家再去找金钟铭讨论一下文化昌隆委员会提案和创造经济推进团拨款的问题好了。

    但是很快的,又一个让人无所适从的消息传了出来——金钟铭拒绝了金钟国台长的从中说和,哪怕是下跪道歉都不接受,而且他当面对金钟国台长扬言,一定要整个MBC付出代价,从而让某些脑子被太阳晒晕的人清醒过来,这个圈子到底谁说了算!

    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PS1:派出所的翻译没问题,实际上派出所这个词汇并非是中国专有,而是来源于日本。实际上整个东亚的警察机构设立都是跟最先西化的日本学的,词汇上难免类似,其中台海、韩国都是日本殖民时期学来的,甚至中国的派出所这个词汇也是从抗日战争时期的伪满洲国那里学来的。

    不瞒你们说,webtoon的韩国本子里我都亲眼见过派出所这三个字。

    ps2:郑润会儿子,也就是郑尤拉同父异母哥哥的事情被爆出来的消息是16年,当时的说法就是张根洙从两三年前开始受郑润会暗示照顾他……不过貌似角色全都是配角,所以具体是谁,我能力真心有限,而有人研究出来可以跟我说一下。书里只是默认金钟铭手里有李在贤转赠的东西,所以才能迅速定位,别想太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韩娱之影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榴弹怕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榴弹怕水并收藏韩娱之影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