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唐朝小闲人 >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祸不单行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祸不单行

作者:南希北庆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末世之全能大师会穿越的外交官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我和我的冒险团快穿女主:男神,撩不停未来天王我的末世基地车快穿攻略:撩男神100式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ba.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官营本质其实也是买卖,既然是买卖,前期肯定得投资,所以前两年朝廷几乎都是在投资,因为唐王朝之前没有官营的基础,等于是要从无到有,而且这也不是自然形成的需求,一切都是人为的,是突然性全国官营,这肯定是要有一个过程的,地方州县要官营,要建办作坊,开设店面,以及招收员工,等等。什么都需要钱,什么都需要时间,而且官营它又不在乎成本,反正不是自己的钱,这唐王朝地盘又大,政策又是全国性,可想而知这投入得有多大。

    但是这笔账也不是没有人算得出,李义府之所以可以得到大家的支持,就是因为大家都知道,盐铁酒都是百姓生活必需品,这是肯定能够赚钱的,并且在长安、洛阳都是有盈利的,而且官员都能从中获利,但是相比起投入,简直就是九牛一毛,而且,长安、洛阳所得盈利都被扒了很多层,国家并没有赚什么钱,但不管怎么样,长安、洛阳既然能够盈利,那各地州县也应该盈利。

    今年也应该是要资金回笼,关键也就在今年,可是今年都已经过半,没有州县将钱送到长安。

    李义府这回也有一些着急了,古代通讯又不发达,他也不知道各地州县发生了什么。

    “不可能,这不可能。”

    玄机道长在厅中踱来踱去,道:“李中书,你先别着急,我看其中一定是哪个地方出错了,这百姓可是离不开盐呀,没道理盐税都收不上来,我看李中书得赶紧派人去调查一下。”

    李义府道:“我已经派人去了,这可真是急死我了,要是让我知道是哪个混蛋在从中作梗,我一定饶不了他。”

    玄机道长看着他,突然有一种想笑的冲动。

    ......

    ......

    元家!

    “大爷爷,这去年跟今年的账,朝廷都还没有结,已经欠了咱们不少钱,这在以前可从未发生过的,你看咱们是不是得去问问。”

    元修非常郁闷的朝着元禧汇报道。

    以前元哲在这里的时候,正是经济最好的时候,结果换他来了,就遇到这档子事,这真是太不公平了。期间元哲其实回来过一趟,但是元家认为长安市场已经被朝廷接管,相对而言,辽东半岛对于元家而言,更为重要。

    元乐有些丧气道:“就说不能跟朝廷做买卖,咱们宁可送钱给朝廷,这朝廷要赖账,咱们能怎样。”

    元鹤哼道:“能怎样?那当然去要呀,咱们是个商人,要不给钱,谁帮朝廷干活。我看先让船队停下来吧,等到朝廷结账,咱们再给他们运货。”

    元乐道:“可这样一来会得罪朝廷的。”

    元禧道:“我认为四弟说得对,这做买卖讲究的是诚信,咱们可得发钱给那些船夫的,朝廷也不可能老是让咱们先垫着,咱们也没有这么多钱垫,况且关中集团又不是咱们元家一家的,咱们也不需要太害怕。元修,你去户部问问,什么时候结账?另外,要是朝廷不结账,咱们就不发船。”

    元修道:“大爷爷,这事户部可没有在管,一直都是李义府的女婿在管。”

    元禧道:“李义府是什么人,咱们去找他,那只会自取其辱,户部才是管钱的地方,咱们当然去户部要钱。”

    李义府铺这么大,这资金本来就相形见拙,他是尽量先欠着,能不给的就不给,而且就李义府的为人,会不会还其实都还是一个问题,在他心中就没有诚信一说,这其实就是李义府在变向剥夺商人的财富,其实那边陶土更惨,因为什么东西都需要陶罐,只不过陶土人老实,不敢找朝廷要钱,朝廷从他那里取货,他连一个“不”字都不敢说,而且,陶土这人田舍翁出身,也不愿离开家乡,还在那里死撑,这么玩下去,估计他也撑不了多久了。

    ......

    大兴善寺。

    “爹爹果然没有料错,韩艺在这里面的确设了一个陷进。”

    崔戢刃向崔平仲道:“根据孩儿的了解,如今国家财政可能遇到了很大的麻烦,朝廷就连我们山东集团和关中集团的账都结不了,如今关中集团已经决定,如果朝廷不结账,就不再发船,我们山东集团也是如此。当初韩艺漕运改制,将大部分的运输任务都就交给了私人,如果我们都不发船的,朝廷别说卖盐出去,恐怕就连长安的官员都没有饭吃。”

    崔平仲面色平淡道:“这应该还只是刚刚开始,相信还有更多的惊喜在后面。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

    崔戢刃点点头道:“都已经准备妥当了,孩儿已经悄悄在山东地区,购买了大量的粮食,以及在土地价格上涨之时,用咱们家的土地换得不少的铜钱,如果一切都如爹爹所料那般,等到韩艺回来,重新回归到他的政策上面,那咱们的财富至少也得增加个五十倍,甚至于百倍。”

    他就喜欢干这事,搭顺风船,窃夺他人的胜利成果。

    但随后崔戢刃又道:“可若不成,那孩儿根本无法跟家族其他人交代。”

    崔平仲自信道:“这应该不会有错,不过你也别太高兴,要说到商业,咱们父子加在一起,也不是韩艺的对手,你还得谦虚的向韩艺学习。”

    崔戢刃道:“孩儿知道,孩儿也一直都在向他学习。”

    他虽然傲慢,但是在学习方面,他是非常谦虚的,他的确一直都在学习韩艺的招数。

    .....

    司空府。

    “小侄拜见伯父。”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恭敬的跪在李绩面前,行叩首大礼。

    “徐贤侄快快起来。”

    此人身着朴素,一看就是一个田舍翁,但是李绩却对他非常热情。

    原来此人姓徐,名行,咸阳人,他的父亲曾是李绩身边的近卫军,在征讨高句丽的时候,战死沙场,李绩对于他的子女都是非常照顾的。

    “贤侄怎么突然来长安呢?”李绩问道。

    徐行道:“回禀伯父,小侄---小侄来此,是受乡中那些叔叔伯伯所托,来向伯父询问一件事的。”

    说得有些难以启齿。

    李绩好奇道:“什么事?你说。”

    徐行道:“是这样的,咱们咸阳的昭仪学院开了没有多久,今年下半年就突然关门了,当地官府说是没钱了。”

    “竟有这等事?”

    徐行点点头。

    李绩微微皱眉,道:“此事老夫也不清楚,这样吧,你先在府上住上几日,老夫去问问。”

    这咸阳的军籍户可都是李绩的近卫军,李绩对部下那绝对是没话说,他的奖赏基本上都给部下,自己不取一文。军籍户的昭仪学院,那是给军人的福利,这事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他作为军方的代表,可不能坐视不理,你不能无缘无故就削减我们军方的福利啊!

    不过这点小事,李绩也犯不着亲自出面,于是就将李思文给叫来,让他去打听打听。

    李思文听罢,立刻道:“爹,这事都不用去打听,孩儿知道原因。”

    李绩忙问道:“那你还不快说。”

    “朝廷没钱了!”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绩都有些懵逼。

    李思文道:“就是朝廷没钱了,不但咸阳的昭仪学院关门了,那些正在建的昭仪学院也全都停工了。”

    李绩道:“朝廷怎么可能没钱?”

    李思文笑道:“这孩儿可就不清楚了,爹爹若想知道,恐怕得去问李义府他们,孩儿只知道,以前昭仪学院最大的捐助者,可是那些商人,如今商人都走光了,谁还捐钱给昭仪学院,只能由朝廷来负担,可是外面传言朝廷连关中集团和山东集团的运费付不起,那昭仪学院就更加不用多说。”

    李绩骇然道:“怎么会这样。”

    李思文呵呵道:“韩艺这才走了几年,就变成这样,李义府的能耐的还真是不小啊!”

    李绩瞪着他道:“你小子是在幸灾乐祸吗?”

    李思文赶紧神色一敛,道:“孩儿没有。”

    ......

    商税局。

    “元公子,你们什么意思?竟敢不运送朝廷的货物?”

    柳元贞冲着元修质问道。

    元修先是去找的户部,许圉师理都不想理,这好处没我的份,都让李义府一家人贪去了,这出钱的事就尽来找我,于是许圉师跑去找李义府,这你得出面搞定,我什么情况都不清楚。

    李义府一看元修也敢找上门,于是让柳元贞去搞定这事。

    元修哭丧着脸道:“柳少监,我们不是不帮朝廷运送,而是朝廷已经两年没有结过账了。”

    “朝廷会少了你们的钱么?”

    “可是咱们要给那些船夫工钱,咱们关中集团已经连工钱都发不出,那些船夫说咱们不发工钱,他们就不干了。”

    “你少给我来这一套,你们元家有多少钱,我会不知道?”

    “可是关中集团又不是我们元家开的,关中许多士族都有份参与,他们都不答应,我元家也无可奈何呀!”

    朝廷会推,这商人也会推啊!

    反正关中集团不是元家自己买卖,元家也不怕,关中集团全都是关中士族、门阀组成的,你要能够一竿子全部打翻,那算你狠。

    “好呀!好呀!你们这是要跟朝廷作对,那行,朝廷自己弄,不需要你们了,你们的船就放在码头慢慢腐烂吧,不,朝廷要将码头都给收回来,你们的船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劈了当柴烧。”

    柳元贞指着元修得鼻子骂道。

    元修垂首不语,心里嘀咕着,你连运费都付不起,你还想造船,还想搞运输,你拿命去搞啊,唬我,我可是被姑父忽悠长大的。

    柳元贞见竟然吓不倒元修,一时好生尴尬,铁青着脸道:“你还站在这里作甚?”

    元修拱手一礼,然后便退下了,心里万般委屈,究竟是谁欠谁的钱啊!

    柳元贞回到府中,将谈判的结果告诉了李义府。

    “岂有此理,他们元家胆敢如此,我是决计饶不了他们。”李义府愤怒道:“他们这样做,行,他们一文钱都别想拿到,等盐税收上来之后,我就立刻将此事奏明陛下,重启漕运。”

    柳元贞道:“可是山东集团和关中集团都不出船,咱们的盐、酒没法运去各地。”

    李义府稍稍皱眉,道:“那就先放着,等到钱收上来再说。”

    他想得是很美好,可惜这钱是遥遥无期啊!

    他派去调查的人,才刚到汴州,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查清楚了,于是赶紧回来通报。

    “老爷,小人已经全部查清楚,原来咱们的货物大多数都没有卖出去,几乎各地州县都是亏损的。”

    “什么?”

    李义府听得身子一晃,险些晕倒过去,这可是救命钱呀。“这怎么可能,难道如今百姓都不用吃盐了么?”

    “回禀老爷,据小人所查,各地州县都有人在走私私盐,小人在汴州都发现不少私盐,因为他们的价格比咱们便宜一些,故此,百姓都选择买私盐,导致咱们的盐很难卖得出去。”

    “私盐?”

    李义府顿时愣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主神崛起天机之神局影视世界大抽奖鉴宝秘术人间冰器无限幻世录

唐朝小闲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希北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希北庆并收藏唐朝小闲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