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炮灰集锦[综] > 186.温彻斯特(6)

186.温彻斯特(6)

推荐阅读: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婚色可餐:饿狼总裁轻点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老公,太撩人!一胎双宝:总裁大人夜夜欢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之妖孽人生恶魔总裁,撩上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ba.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订阅比例≥40%即可正常阅读, 不然等12个小时或补足啦么么  楚留香站起身来,微微一笑:“司徒。”

    楚留香下意识的打量了下来人, 见她仍旧穿着一袭白衣, 腰带上系着银丝绦,和从前并无二致。容貌明媚秀丽,风姿天然更甚以往, 眼眸灵敏有神, 眼神清冽明净, 尽管她整个人看起来很斯文秀气, 可楚留香知道只有内功深厚的人, 才会有这样神光充足的眼神, 这样的人往往武功也极为高明。

    当然了, 这一点已经得到过证实。

    距离第一次在神水宫相见时,已过去了七年有余, 而当年在江湖中籍籍无名的司徒静, 早已声名鹊起不说, 如今更是如日中天,无论武功名望, 都是年轻一辈中的翘楚, 更有“神水娘娘”的美誉。更何况她还背靠着武功天下第一的水母阴姬,朋友不说遍布天下, 但和神水宫有交情的门派或是各路英雄都不再少数, 因而她哪怕是女子, 却隐然有领袖未来中原武林之势, 不可谓不是名声斐然,前途锦绣。

    楚留香想到这儿,却是有点纠结。

    林宁已走到了近前:“楚兄?”

    楚留香收敛了心神,做了个请的手势,又笑道:“太白楼的鲈鱼脍是一绝,楼外风景也很是怡人,再温一壶珍藏的陈年佳酿,边赏景边吃鱼喝酒,乃是人生一大幸事。你既是来了,断然没有错过的道理。”

    林宁点了点头,在小二送他们点的酒菜上来前,她听着暮钟声,又眺望到被暮色映成一片苍碧的白石清泉,由衷道:“楚兄当真是一妙人。”

    楚留香看了她一眼,若无其事的回道:“若论妙,我可比不上一个人。”

    林宁自然知道楚留香说得是谁,也并不抗拒谈论这个话题:“七年过去了,楚兄还对他念念不忘啊。”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实际上,我可能有了关于他的新线索。”

    林宁:“哦。”

    楚留香:“……”

    一向舌灿莲花的楚留香此时很有几分语塞,他都不确定对方是不愿意再多提无花,还是她如今早已看淡,不再关心无花的行踪。又或者他自己得到的新线索,对方已提前得知了,关于这一点也不是不可能。当年的时候,楚留香就曾感叹过神水宫虽然避世不出,可消息却异常灵通,更不用说后来神水宫还和丐帮来往密切,帮众遍布天下的丐帮在哪儿,都是消息最灵通的,这两者强强联合下来,自只有耳目更清明的份儿。

    这时店小二将他们点的菜肴送上来,才稍微缓解了下这有点干巴巴的气氛,等酒过三巡后,林宁瞥了眼一杯酒喝了两次还没喝完的楚留香,开口问道:“楚兄有心事?”

    楚留香放下酒杯:“何以见得?”

    林宁理所当然道:“楚兄平时都是我们大家的开心果,这次席间却并没有欢声笑语,所以我才大胆猜测你是不是有心事?”

    楚留香:“……”

    楚留香哭笑不得道:“我就当你这是在夸奖我了。”

    “你是可以,好吧,我只是开个玩笑,”林宁一点都不走心道,转念又道,“其实想也知道,你是在挂念无花的事。其实不瞒你说,我早半月就知道他还活着的消息。不,该当说在当初他跌入海中后,我就觉得说不定他这次还会死里逃生,毕竟一回生二回熟嘛。”

    楚留香觉得膝盖中了一箭。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当年无花跟着楚留香去济南,选择了诈死脱身,还让楚留香狠狠伤感了一把,只是无花的诈死很快就被拆穿了——无花既然是神水宫的人,哪怕他成为了一具死尸,也得运回到神水宫里安葬,这一运就运出了问题。不说无花当时差点假死成了真死,就是负责押送棺材的神水宫的弟子都被吓得不轻,也因此给了已解开穴道的无花可乘之机——一开始时,楚留香以为无花会去投奔他的老母亲,为此还展开了调查,一路查到了大沙漠,查到了石观音身上,结果发现无花并没有来投奔,之后一度就失去了无花的消息。

    直到几年后,楚留香被卷入到了华山派的清风十三式被窃一案中,在深入追查后,就追查到了海外销金窟蝙蝠岛,进而揭露出了蝙蝠公子的滔天阴谋。原来那阴狠毒辣到变态的蝙蝠公子,竟然是无争山庄的少庄主原随云,而也就是在蝙蝠岛上,他们竟意外发现了无花的踪迹,在楚留香的紧追不舍下,再有这样那样的原因,无花竟跌入了无边无际的海中,就此没有了踪影。

    那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无花活不下来了,毕竟那可是茫茫无际的大海,人类在它面前就只不过是蝼蚁,只有被吞噬殆尽的份。

    没想到无花擅自给自己加了那么多年的戏,到如今都还顽强的活着,要知道在原著中,无花的戏份在大沙漠就彻底终结了的。

    这就是林宁的所有感想了。

    而她这样淡然的表现,可以解读成她端得起放得下,但不知为何,楚留香就觉得另有深意。楚留香想了想近年来神水宫的所作所为,前有石观音死后,她的弟子系数入了神水宫门下,后有蝙蝠岛事发后,蝙蝠岛上那些可怜至极的女子们,被神水宫收留……这看上去都是好事不假,都说明着神水宫深明大义,而负责主事的林宁心怀慈悲,解救难女于水深火热之中,也难怪旁人叫她神水娘娘。

    只是深思的话,神水宫背后收获更是不小。先是石观音虏获的那些美男子们,他们都是世家弟子,被解救后对神水宫不说感恩戴德,也很有几分感激之情;再者蝙蝠岛一事牵扯更广,毕竟背后参与到的帮派不下数十,而被牵扯到的江湖中人就更多了,那神水宫从中斡旋,更可以说是左右逢源,江湖地位节节拔高,名声更胜以往。

    当然了,楚留香并非认为神水宫别有居心,到底神水宫做的都是实事,都站在了道德和正义的一方,他打心中表示敬佩。只是在得知了有了无花的新线索后,当年无花的“无心之语”,重新在楚留香脑中回荡,让他有那么点阴谋论了。

    楚留香再看了眼一派端正之姿的林宁,暗中自嘲一笑,他大概是太闲了,才会想这种没边的事儿。

    而盗帅也知错就改,他亲自给林宁斟了一杯酒,碧色的佳酿在酒杯中晃荡,馥郁的酒香扑鼻而来,尔后用轻松的口吻道:“说来当年无花曾暗示过我,说你和他一般其实有着称霸中原武林的野心。不瞒你说,我今日想起那番话来,差点都要信了,实在是罪过罪过。”

    林宁:“哈?”

    林宁:“你是认真的吗?你为什么会信了无花的邪?是我如今已到了随便一笑,就王霸之气外露的地步吗?”她说着还装模作样的低头看了看她自己,全然不明白楚留香怎么会有这样荒谬的想法,不过这不妨碍她觉得那么想她的无花很正常,他就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无花:“……”)

    楚留香:“…………”

    楚留香也觉得他大概是脑子进水了,就那么信了无花的邪。

    而要是林宁知道楚留香的心路历程的话,她一定觉得她比窦娥还冤。不说她神水宫做得其他实事,就是接收石观音势力和蝙蝠岛这两件事,这在林宁看来,都是她在为当初将无花这个荡手山芋丢给楚留香的行为买单啊,再者阴姬不是说过无花生是神水宫的人,死是神水宫的鬼吗,因而神水宫都没怎么放弃过追踪无花,于是才有了林宁一路负责收拾烂摊子,在这期间产生的“副作用”,也不是她有意促成的啊,就好像她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她就有了个“神水娘娘”的外号。

    ——神特么神水娘娘。

    先不说上面这段自述是不是有无形装逼的嫌疑,单就来说林宁这无心插柳,确实造成了柳成荫的结果。就像楚留香说的,神水宫近年来威望上了一个台阶,而林宁这个少宫主也做得多超众望,想来会领一段风骚,在江湖这个大舞台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等等,是不是还有谁被无视了?

    到底是谁呢?

    林宁对着他演起戏来,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她只希望雄娘子离神水宫越远越好,最好余生都不再出现在神水宫附近。

    而就在林宁演戏演得淋漓尽致时,楚留香,无花还有南宫灵已离开了神水宫方圆百里,正在去往济南的路上。不说无花是如何想法,单就是在楚留香推断出任慈病重,乃是人为后,他就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么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含冤而亡,自是要尽力去阻止的。

    南宫灵左右为难,可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为此他觉得对不起一心为他们亲生父亲报仇的无花,因而一路上就极力避着无花。又想到等回到济南,他还得去面对实际上对他恩重如山,而他却做出那等同于恩将仇报的狠毒事来,南宫灵就觉得寝食难安,这样左右都备受煎熬的情况下,南宫灵愈发显得萎靡不振。

    反观无花,他的神情看起来仍是那般悠闲而潇洒,光风霁月到几乎让楚留香觉得这其中还有着更大的隐情。

    楚留香忍不住道:“哪怕有司徒姑娘为我们引开神水宫弟子,但她们发现你我不见,怕也用不了多久,而我们一路虽然有所掩藏,但你如今武功被禁,我和南宫兄带着你,真说起来还是很容易被追踪的,但到了如今我们还没有被追到,怕是神水宫并没有派出追兵。又或者说以阴姬宫主霸道无匹的性格,她在得知此事后必定震怒,可有人说动了她,让她改变了主意……”

    无花微微一笑:“你在说司徒静。”

    楚留香叹道:“只是她能说动阴姬宫主,可阴姬宫主为了服众,也得要惩处她的。无花,你就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担忧吗?”

    无花在心里冷笑连连,面上却神色不变:“你当时也在场,自是亲眼看到她甘愿做出那样的决定。那她无论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是她应得的,你又何必为她鸣不平?”

    楚留香有点震惊,“你真是个奇怪的人,无论多卑鄙,多可恶的话,你竟都能用最温柔,最文雅的语调说出来。”

    这句话却让无花神情起了波澜,倒不是说楚留香这讽刺他厚颜无耻的话,让无花觉得被侮辱了,而是无花想到了林宁,她也是这样一个人!再想想看吧,事到如今无论是楚留香,还是水母阴姬,甚至于他那个蠢弟弟南宫灵,都还认为她兰心蕙质,不谙世事,还对他深情如许。

    他呸!

    不是……

    是无花觉得林宁就好像世界上另一个他,而这另一个他还用他对付其他人的方式,转过来对付他,让他陷入到如今的境地,这着实让无花如鲠在喉,以致于哪怕他平素自制力再好,也有点控制不住,导致真实情绪外露了。

    楚留香观察入微,当下就动了动眼睛。

    无花也不逊于他,转瞬又恢复了他一贯的光风霁月,“我不过是实话实说,再者她在我这儿折戟,却在水母阴姬那儿备受青睐,成为了少宫主,又博得了你的怜惜,连丐帮都得承她一份情,不可谓不是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无花说着说着,都觉得他似乎是给林宁做了嫁衣。

    楚留香不禁道:“你不能这么衡量,我想她也不会。”

    无花更觉得如鲠在喉了,不过他还是忍下了,再者他也得点到为止,到底楚留香眼下对那家伙印象不错,旁敲侧击太多只会起到反效果。再者无花可不会觉得他给林宁挖坑有什么不对,他这不过是在林宁做了初一后,他来做十五而已。

    当然了,无花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如何逃脱。

    想着他微微一笑道:“想来你已明白我来神水宫,盗取天一神水所欲何为了?”

    楚留香沉声道:“只因任老帮主和天峰大师都不是你能轻易杀死的,你需要借助天下至毒,又无色无味的天一神水。”他说着时眼睛不错的盯着无花,可让他失望的是,从头到尾他都没能从无花脸上看出他有任何懊悔的神色,皱眉道:“难道事到如今,你还不愿意放下屠刀吗?”

    无花淡淡道:“做了便是做了,难不成我说我会知错就改,事情就能回到从前吗?你还会依然把我当成朋友,我师父依然把我当成亲传弟子吗?不可能的,就像我刚才说的,无论做什么都得付出代价,事到临头再后悔是最无用的。”

    楚留香缓缓道:“你难道都没有发现吗?你如今都还称呼天峰大师为师父。”

    无花转过头,姣好的侧脸看上去格外沉静,他似乎并不屑再辩驳什么,毕竟他还有他自己的骄傲,不容许他低声下气,他也做不出这样放下自尊的事,他可是风流潇洒,猜疑无双的“妙僧”无花。

    最起码楚留香就是这么认为的。

    尔后,楚留香的心中所想只化作了一声叹息。

    无花在心里不屑一笑:瞧吧,每个人都有弱点,而楚留香的弱点就是太有自信,自信能看穿一切,又心太软,事到如今还认为他们俩之间还有友情可言。

    无花觉得他全身而退的几率更高了,然而他们还没有走到济南,“无花为母守孝,和神水宫婚约取消”的消息就传扬了过来。

    无花:“!”

    南宫灵慌不择言道:“哥,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神水宫迁怒到了母亲身上,对她老人家下了毒手?”

    楚留香:“??”听南宫灵的语气,他们兄弟俩难道知道他们母亲还活着,甚至还知道她在哪儿?可先前神水宫不是都没能查到吗,那为何会有这样的传言流出?一时间楚留香是满头雾水,而无花则是怒火汹汹。

    无花自觉中原呆不下去,他便去大沙漠投奔石观音,但这样的传言一出,石观音那般畏惧水母阴姬,又怎么会接纳他呢,所以说他如今无疑被断了最可行的一条后路,还得面对来自石观音的怒火,那样的处境可不、甚、美、妙啊。

    想到这儿,无花不禁咬牙切齿:‘好一个司徒静!’

    ·

    神水宫

    正在湖下石室内钻研澎湃如潮掌法要诀的林宁,无缘无故的觉得鼻子发痒。她伸出手揉了揉了鼻尖,起初并没有放在心上,等她再看了一页要诀后,忽然想起来神水宫往外放出的消息,也该传到了大江南北,最主要是传到了无花的耳朵中,以无花的秉性,他一定会咒骂起来的。

    林宁托着下巴咕哝道:“他要是说‘我还会回来的’,那可就神作了。”

    (无花:“……”)

    又说起无花来,林宁还发散了下思维,想到了有被害妄想症的柳无眉。柳无眉原本是石观音的弟子,千方百计的从石观音的老巢逃了出来,结果发现她中了毒,便费尽心思找来了神水宫,只因为她知道石观音唯一畏惧的人是阴姬,后来接连牵出了一系列事儿,也可以说是导致原著中神水宫覆灭的导-火-索之一。

    只眼下在神水宫放出的“无花为母守孝”的传言下,柳无眉会不会为了寻求解药,在不确定石观音是不是真的死在了阴姬手中的情况下,回到石观音的老巢,到时候直面还活蹦乱跳的石观音呢?

    若真出现这种情况的话,那还真是大快人心——石观音不是什么好鸟,柳无眉同样不是,她们师徒就该恶人自有恶人磨。

    林宁不坏恶意的想着,旋即她心灵又归于空明,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手中澎湃如潮掌法的要诀上。澎湃如潮掌法是阴姬自创,顾名思义,当使出这一套掌法时,掌力会如同浪潮初起,澎湃不绝,而最厉害之处在于对方非但不能招架,也不能后退,正像是已投身洪流中的人,只能奋力逆流而上,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可以说澎湃如潮掌法称得上是最一流的掌法。

    当然,水母阴姬并不只会这一种武学,就目前林宁得以窥见的,还只是冰山一角。又林宁到如今,都不是很清楚阴姬的师承,只隐隐约约记得似乎和常春岛日后有关联,但到底是不是,林宁目前无从佐证,而她也没有听阴姬提及过。

    林宁也不会多嘴问,她觉得就武学天赋来讲,她远远不及堪称天才到变态地步的阴姬,因而能学得天水神功和澎湃如潮掌法,并在这两种武功上得到阴姬的认可,她就觉得心满意足了。当然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林宁也不介意涉猎其他的武学呀。

    所以说练武练武练武,不如练武!

    所以林宁眼下就是处于完全抓瞎的状态。

    不,仔细想。

    在艾米莉亚·伍德的记忆中,在被T病毒感染后,被感染者会有一段时间的潜伏期,这段时间人体内的白细胞会同T病毒作战,但因为T病毒的高变异性,所以免疫系统很快就会被攻破,T病毒会随着血液和淋巴液在被感染者体内快速传播,这时候因为T病毒繁殖需要大量养分,就会通过直接分解人体内的细胞来给养,这就导致了人体出现大量坏死细胞,也就是为什么被感染者会出现全身溃烂。

    最后,T病毒会随着血液或者淋巴循环进入中枢神经和大脑,尔后T病毒才会快速侵蚀掉被感染者大脑,最终被感染者会丧失听力、嗅觉和智力,到最终只剩下自律神经系统存在着,其余的部分早已完全消失,此时的被感染者已不再具备理智,只懂得动物寻求猎物的本能,也就是成为彻底的行尸走肉。

    那那艾萨克博士虽然还保持着理智,可他身上也出现了皮肤溃烂情况,甚至于基体出现了大规模变异,是不是可以说G病毒在某种程度上和T病毒相似?

    想到这儿,林宁都有点佩服她自己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试图从她才刚刚熟悉起来的领域,来看待她现在的困境。她就该应该从她更为熟悉的领域来看待,那就是把G病毒当成了见血封喉的毒-药——神水宫的“天一神水”无色无味,便是天下至毒,而林宁她在成为神水宫的少宫主后,就知道了天一神水的配置方法,也涉猎过不少关于这方面的知识。

    然而,这时候还有一个赤-裸-裸的问题:

    林宁她现在内力全无,想要逼出“毒”来,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不逼“毒”出来,而是仅仅护住大脑和丹田呢?

    林宁根本没得选择,她只能选择孤注一掷。

    在林宁死马当活马医时,白皇后已将狂化的艾萨克博士从这一层逼走,通过基地里的设施,又将他困到了基地最下一层,但注射过G病毒的艾萨克博士拥有着几近于不死的生命力,极强的腕力,以及令人惊异的恢复力,而白皇后作为基地的人工智能,在没有工作人员能去执行她命令的情况下,她也有几分独木难支,也就是她能够困住艾萨克博士的时间不会太长。

    等到那时候,上帝才知道会发生什么。

    先前也说过这座基地是保-护-伞公司北美分部,具体则是在拉斯维加斯,不过昔日繁华奢靡的拉斯维加斯,早已被沙漠化了。这座基地上方就是一片大荒漠,只是基地的出口处是一座小木屋,周围方圆一里外有一道铁丝网制成的围墙,用来阻隔数不清的丧尸。

    本来从表面上看,这儿荒无人烟,并不该有丧尸存在的,可在小木屋不远处的一条浅沟中,有堆叠在一起的爱丽丝们。她们是爱丽丝的克-隆体,艾萨克博士用她们做实验,只是她们终究远远比不上爱丽丝,实验失败她们被杀死后,就会被基地里的研究员抬到地面上,扔进这条爱丽丝浅沟,而新鲜的血腥味就会招来丧尸。开始只有几个,然后越来越多,基地有时候也会从它们中补充新鲜的,来供基地继续研究,但基地消耗的还在少数,以致于围在围墙外的丧尸越聚越多。他们都是普通的丧尸,受到新鲜血肉的吸引,却被围墙拦住,只有茫茫然的贴在围墙外,朝着围墙里发出低吼声。

    这样的场景,光从远处看去,就叫人觉得头皮发麻了。

    又平时基地工作人员如果有需要外出,他们通常会选择乘坐直升飞机,现在在小木屋不远处的平地上,就有一架来不及收入基地的直升飞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大刁民最强狂兵神兵奶爸凰妻倾世霸道帝少请节制总裁爹地惹不起怪医圣手叶皓轩

炮灰集锦[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非摩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摩安并收藏炮灰集锦[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