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女医生穿越:霸道征服王爷 > 第二百三十章:质疑之色

第二百三十章:质疑之色

推荐阅读: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大汉龙骑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双世宠妃原著:爷我等你休妻帝国霸主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ba.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最终阿洛兰还是败给了一心只记挂着萧长歌的明溪,眼中满满的都是伤心,但是她是打不死的小强。从前在晟舟国的时候,那种危机四伏的宫廷斗争都没有将她打垮,现在这点伤算什么。

    阿洛兰转过头深吸一口气:“算了,我去厨房给你煮粥喝。”

    她始终不想放弃久违的温馨,最终还是愿意继续坚持下去。

    看着阿洛兰有些落寞地出了门,明溪垂了垂眼睑,不过很快就从方才的变故中清醒过来。他试图撑着双手坐起来,可是身上一阵蚀骨钻心的疼痛像是过电般地传到了他的全身。

    一下子,他便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来。

    为了把萧长歌带出冥王府,他不惜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那一下的冲击,然后自己全身筋脉尽断。

    明明知道萧长歌在冥王府里面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他还是忍不住,他就不是不愿意萧长歌在冥王府中。

    况且,昨天那对苍冥绝的匆匆一瞥,总觉得他分外熟悉,但是却一直想不起来他们在哪里见过。

    “明溪,你身子好点了吗?”萧长歌推开门进来的那一刻,便看见明溪坐在床头上呆呆地看着窗外,像是在沉思些什么。

    熟悉的声音传进他的耳里,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我没事,只是还不能走动。”明溪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低垂眼睑看着自己的身上。

    虽然表面没有什么痕迹,但是只要一掀开衣裳,就能看见全身筋脉之处鲜红的颜色,那是筋脉尽断的颜色。

    “昨天哲而输送了自己的内力给你,但是他说他体内的内力你接受不了,这是为什么?”萧长歌疑惑地问道。

    此话一出,却直勾勾地将明溪吓到了,他颇有震惊地看着萧长歌:“哲而?他竟然为我输送内力?”

    没想到哲而在外面接应他们,竟然还在关键时候输送内力给自己,哲而是晟舟国的将军,为什么还会帮助苍叶国的自己?

    在萧长歌点点头之后,事情就毋庸置疑,明溪若有所思地道:“难怪,我身上的筋脉虽然尽断,但是却不觉得浑身无力,仿佛身上的力量充盈。若不是事实就摆在眼前,我还真不敢相信自己已经筋脉尽断。但是哲而为什么要帮助我?”

    这点萧长歌再清楚不过了,凡事有因必有果,如果不是她假扮成和瑟公主进京,也不可能让哲而誓死效忠于自己。

    “凡事总有理由,只是这几日你都必须在床上休息了。”萧长歌道。

    “只怕是我要发霉了。”明溪颇有些无奈,双手枕在头上。

    “放心,不会让你发霉的,到时候你想清净一会都不行。”萧长歌突然想到了,有些好笑地笑了起来。

    顿了顿,她又道:“我方才在外面看到阿洛兰了,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她昨天照顾了你一个晚上,你怎么让她生气了?”

    说起阿洛兰,明溪倒是想起了早上的事情,阿洛兰会生气,不过是因为他说错了话,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从来不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

    不过是因为他什么都在意,什么都不明白。

    “没什么,你昨天晚上去冥王府,有什么收获吗?”明溪忍不住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昨天晚上实在是太危险,若非他及时出现,后果不堪设想。

    说起昨天上,萧长歌心里就像是堵了一块浸了水的棉花似的,透不过气来。

    从昨天晚上苍冥绝说话声看来,他最近应该在收服苍叶国的各大州和城,而且从他处理事情上来看,变得比以前更加心狠手辣了。

    或许是在她离开以后变成这样,或许她还在的时候,他就有了这种想法,只是现在找了个对的时间实现了而已。

    “府里的一起的都没有变化,唯独变化的可能是人心了,他和从前不一样了。”萧长歌定定地看着前方,目光空洞。

    明溪眼中流露出一起不易察觉的光芒,不过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人总是会变的,只要他的心里还有你,至少他的心没变,这就足够了。”很多事情都没有自己想的简单,但目前他也只能这样说,只因不愿看到她纠结不安。

    萧长歌也很想承认,她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门便“砰”一声,猛地被人推开,一个人影上窜下跳地闪到了正前方的茶桌上,一盅深棕色圆壶似的东西被放在了雕刻了花纹镶金边的桌子上。

    “好烫好烫,明溪,我放凉一会再喂你喝了,这个可是我亲手熬的清凉滋补莲子粥。你是要多糖少糖还是不放糖?”阿洛兰一面用食指和大拇指揉着耳朵,皱着一双秀眉,紧张兮兮地问道。

    看她这副样子,明溪想拒绝却又说不出口,只是一双剑眉微微地皱着,阿洛兰期待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许久,一直等待着他的回答,他才说道:“不放糖。”

    阿洛兰这才笑的甜甜地点点头,从旁边一个白瓷瓶中倒出了一点白色的糖,又用汤匙搅拌均匀来才用小扇子扇了起来。

    一副贴心,却又沉浸其中的样子看起来让人心疼。

    尤其是萧长歌,她曾经是一国公主,却愿意为了爱情卑微到这个地步。

    “那我就先出去了,你们两个好好说会话。”萧长歌也不想打扰了两人,有意撮合他们,率先出了房门。

    阿洛兰巴不得,连忙点头送走了萧长歌。

    但是明溪的眉头却皱的更深了,看着已经一脸殷勤送着萧长歌出门的阿洛兰头疼。

    忽而,门被重重关上,还没有回过神的功夫,一张笑的如花般盛放的脸便转了过来,悠悠然地看着他。

    出了东偏院,外面就是东华园的正院,几座假山和梅花摆放在正院的两侧,看起来有些刻意的简陋。不过梅花却又多了一分明媚之色,落在雪白的雪地上尤其耀眼。

    伸手摘下了就在眼前的一簇梅花,白雪融化在萧长歌的手上,冰意深重,梅花香味独特,一股一股地钻进她的鼻尖。

    “公主,你昨天晚上出宫所谓何事?”一声清冽的男声出现在萧长歌的耳后,打破了这一刻的宁静。

    梅花冰冷地被她攥在手里,一股股寒意从她的手心钻进了体内。

    “私事。”萧长歌低声回道。

    她丝毫不问为什么昨天哲而会在城门楼底下接应自己的事情,就是不想因为此事挖出更多的秘密。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否则对她很不利,即使是哲而。

    “公主打算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吗?你可知我昨天为何会出现在城门底下?”哲而步步逼问,看着萧长歌的背影就有一种胜券在握的感觉。

    萧长歌深吸一口气,施施然回头,身上一件白色的简单晟舟国将她的柔美妩媚衬托得更加明媚了。就着这白茫茫的雪花和满院红梅,仿佛一个纯洁出脱的仙女一般。

    “我只当你是不小心路过那里,除了救了明溪一命,什么都没发生过。”萧长歌的声音却是如同寒冰一样冰冷,和她妩媚火热的脸不符。

    “你要是不想说,我也就不问,毕竟我们之间的关系仅限于此。”哲而淡淡道,顿了顿,又说道,“昨天晚上,我听见你的动静,又见你和明溪身穿夜行衣出宫门,心觉不对,便跟上去看看,一路上,我发现你们对宫中的路都很熟悉,所有的路虽然偏僻,却一个把守的侍卫都没有。”

    他察言观色地将昨晚发生的事情一字不落地说了出来,每说一个字,就像是一根刺一样刺进萧长歌的心里,一点一点地将她心中隐藏最深的事情说了出来。

    萧长歌的脸色有些发白,勉强扶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子,强忍着心中一波又一波的痛苦,脸色变得沉默冷冽。

    “这些都不关你的事,把昨天发生发生的一切都忘记,才是你应该做的。”冰冷决绝的声音落在哲而的耳朵里,就像是放大了十倍的痛苦一样。

    还想说些什么,萧长歌已经率先离开了,脚底下裁剪得刚刚好的衣裳悠悠拖在雪地上,有种说不出来的舒爽。

    有些仓皇而逃的萧长歌很快来到了正堂里面的,不是她有意欺瞒哲而,而是这件事情于她和苍冥绝来说,越少人知道就越好。

    而哲而最后的归宿也是离开,他始终会回到晟舟国去,一个要离开的人,又何必带着秘密离开。

    自从昨天有刺客闯进之后,苍冥绝便待在书房一个晚上都没有出来,他的脑海中不断回想着昨天晚上那个黑衣人使用银针的手势。

    那个手势,他再熟悉不过。

    曾经那个人陪在自己身边那么多年,使用银针的样子和昨晚那个人一模一样,若不是一样的人,就是她再一次回来了。

    “王爷,魅风已经将雍州太守的家眷都看守起来,请示下一步的行动。”江朔方才收到了一封飞鸽传书,里面正是魅风的字迹。

    苍冥绝悠悠地喝了一口茶:“想必这个时候雍州太守已经急得团团转了,先不急着告诉他,等到他找的快崩溃的时候,再吊足他的胃口。他的家眷好好地找人伺候着,不要伤害她们。”

    江朔点点头,从书房内侧的一方书架上拿出了毛笔来回信,写完之后,又递给苍冥绝看过卷起来,放到一个小巧精致的竹筒底下,绑在信鸽的腿上。

    放飞了信鸽之后,江朔又道:“王爷,昨天那两人的身份已经查出来了,一个是前几日刚从晟舟国前来和亲的和瑟公主,另外一个是她的侍卫。”

    原来是和瑟公主,苍冥绝的目光渐渐地深沉起来,狭长冰冷的眼眸当中神情莫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银狐续南明在西汉的悠闲生活抗战之钢铁风暴重生一九零二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女医生穿越:霸道征服王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荷微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荷微凉并收藏女医生穿越:霸道征服王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