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女医生穿越:霸道征服王爷 > 第一百一十二章:痛苦回忆

第一百一十二章:痛苦回忆

推荐阅读: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大汉龙骑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双世宠妃原著:爷我等你休妻帝国霸主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ba.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魅月的惊叫声打断了两人的亲昵,萧长歌到底脸皮薄,外面这么多人看着他们,虽然知道他们不敢说什么,可是她还是脸色红红地推开了苍冥绝,自顾自地跳下了马车。

    苍冥绝用指腹抹了抹嘴角的香甜,狭长的眼眸微眯,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直视着魅月。魅月同样不敢看他,尤自退到一边。

    进了府邸,熟悉的感觉让萧长歌心里渐渐地平静下来,她有一下没一下拍打着湖水边的柳枝,细长的嫩柳垂钓在湖面上荡漾出一抹碧绿的波纹,如此美色让人流连忘返。

    她站了一会,依旧往前走去,正想去看看离箫,才到门口,一只杯子猛地从里面摔出来,笔直地往她的方向扫来,速度太快她来不及躲闪,心里郁闷至极可能要头破血流了。

    可是却没有预知的疼痛,再睁眼时,苍冥绝高大的身影护在她的面前,手里紧紧握着那只茶杯,他颇有斥责道:“若不是我一直跟着你,又要受伤了。”

    萧长歌看着那只青花瓷杯,皱眉道:“我们进去看看,一定发生什么事了。”

    进去的时候,只见离箫怒气冲冲地斜倚在一旁的软垫椅子上,原本恢复得不错的脸色变得苍白,如酥立在旁边手里拿着未放下的托盘,眼眶有些发红,可还是倔强地不肯先低头。

    看着这诡异的氛围,萧长歌眉头微蹙,拉了拉身边苍冥绝的衣袖,这两人一定又是吵架了。

    “离箫,怎么了?”苍冥绝语气淡漠。

    “王爷,没怎么,是我方才不小心摔了杯子。”离箫看了看他手里的杯子,言词有些闪烁地解释道。

    苍白无力的解释在两人面前几乎没有作用,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他们一目了然。

    如酥悄无声息地退到一边,一言不发,目光苍凉得有些瑟缩。

    “王爷,我的病差不多好了,我也该回自己的府内,许多的医药毒虫还没有研究。”离箫的声音微微沙哑,和之前比起来好了许多,不过却恢复不到原来的样子了。

    苍冥绝点点头,他在冥王府内调养身体大概快一个月,有如酥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还有萧长歌用药理不断地调养,看他的身子骨也渐渐地硬朗起来。

    “如酥,好好照顾离箫,以后你就陪在他的身边。”萧长歌看着一旁背着身子的如酥道。

    话音刚落,旁边的离箫立即道:“不了,我决定让她走。”他不曾看如酥一眼,沙哑的语气里颇带苍凉,对如酥道,“这下给你自由,你想去哪里想做什么都没人阻止你。”

    原来,他心里一直都没有想过要把如酥当成懿漾陪在他的身边,亦或是如酥根本就比不上懿漾,也不配站在他的身边陪他。

    萧长歌有些错愕地看着离箫,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一旁的苍冥绝拽住手腕,他用眼神示意自己不要说话。

    “早该如此。”许久未语的如酥终于开口道,声音里有那么几丝的决绝狠戾,似乎等这一刻等了许久。

    她说罢,决绝地转身不留一点情面,如风一般地走出了这个房间,笔挺的身影渐渐地走出院子,就算是走也走的那样傲然有骨气。

    望着她离开的背影,离箫却重重地呼出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魅月,派人跟着她。”苍冥绝吩咐一边的魅月道。

    魅月应了是,可是人还没有走出去就被离箫叫住:“回来!王爷,她要走就让她干干脆脆地走,出了这个门,她和我们再无关系。”

    离箫的面色苍白得有些不自然,声音好像是决绝,又像是非常不舍。

    想着方才他们两人的对话,离箫心里就像是被尖丝抽过一样地疼,提起那个让他变得不堪一击的名字,他才发现自己压抑多年的感情终于喷薄而发。

    就在刚才,他差点把如酥当成懿漾对她行不轨之事,可是却被如酥一巴掌打醒,这一巴掌打醒了他这么多年来对懿漾的感情,打醒了他此刻所做的混账事,他差点毁了一个女子,夺得她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

    若不是如酥,恐怕他还会一直沉浸在自己所制造出来的幻想里。

    这么多年过去,他还以为自己放下了,可是在见到如酥的那一刻,他这么多年来内心苦守坚定的防线,在那一刻全部崩塌。

    直到刚才那一刻他才发现了如酥是如酥,懿漾是懿漾,如酥永远代替不了懿漾在他心里面的地位,可是他无法解释为什么会对如酥做出欲罢不能的事情。

    室内的空气一点一点地低落下来,苍冥绝制止住魅月,转而看向了离箫,慢慢地、一字一句地道:“离箫,现在可以告诉我们怎么回事了吧。”

    赶走如酥不仅仅是因为他不爱如酥,所有的事情一定和那个叫做懿漾的人有关。

    离箫目光低沉,苍白的薄唇紧珉,良久,才缓缓地从腰间的里抽出一个小锦囊,暗红色的华锦裁制成的香囊散发着女儿家的气息。

    萧长歌有些惊讶,平日里不苟言笑的离箫竟然会把这么女孩子气的东西带在身上!

    他缓缓地从锦囊里抽出了一张红色的剪纸小像,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淀,小像已经褪色磨平,中间却是连一点破损的痕迹都没有,看来他保护得很好,只是小像的模样已经看不清了。

    “这么多年了,每当我想她时就会拿出来看看,不过时间越久我就越不敢看她,我越不去看她想的就越厉害,久而久之小像就磨成这样了。”离箫握着小像沉浸在深深的回忆中。

    静谧的午后有种温和柔美的感觉,他握着小像时露出的深情恐怕这辈子不会再有。

    离箫家世代为医,他自小就知道自己存活的意义,就是像父亲祖父一样救济天下万民,做一个锄强扶弱、救死扶伤的济世良医。

    可是在他十二岁那年的某天夜里,他的家中忽然闯进了一大批的黑衣人将他所有的亲人全部杀死,只为了夺走那本叫做《百毒全书》的东西。若不是他的父亲将他藏在厨房的一口缸中,恐怕连他也命丧当场。

    而后,生活的残酷让他饱含辛酸,失去亲人失去药铺的期间,他做过店小二,却被客人打出了雅间,睡过大街,却差点被丐帮拉进组织,饿的双眼发晕时甚至偷吃过潲水。他只为了存活下来,能够手刃仇人报仇雪恨。

    懿漾就是这个时候闯进他的生命的,那时她也只是一个毛孩子,竟然嚣张跋扈地在大街上用剑指着他的鼻子让他滚开,不屑傲慢地说他是个乞丐。但是他依旧死乞白赖地跟着懿漾,只因为她就是武林盟主的女儿,他需要靠着她才能学习武功成为江湖中响当当的人物。

    武林盟主陈松柏见他如此执着又是块练武奇才这才勉强收了他当徒弟。

    十二岁的他什么都不懂,只有一颗为家人报仇雪恨的心,他努力地跟着陈松柏学武功,不管那时的陈懿漾怎么对他使坏他都无所谓。甚至在她打破陈松柏的古董花瓶时替她背黑锅,自己却挨了一顿打;在她做错事挨罚时陪着她一整夜,自己却发了高烧;在她和武林中人发生争执时不顾一切地为她拼命,自己的后背却留下一道狰狞的疤痕。

    当时他还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才知道原来她是他心底的秘密。

    长大后,陈懿漾常常跟在他的身后叫他离哥哥,跟着他走南闯北,成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若不是他心急为了报仇,懿漾或许不会死。

    他才十七岁,那时他和懿漾总算互吐心意,已经告知陈松柏他们之间的感情,可是就在成亲之前,他自作主张地要去了却自己心里多年的仇恨,找上了那个组织,结果,懿漾为他挡了几箭再也醒不过来。

    而他的傲慢鲁莽让他失去了此生的挚爱,失去了培养他的陈松柏。

    离箫说道最后有些泣不成声:“后来的事情王爷都知道,懿漾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如果不是我,或许我就不会失去她。”

    萧长歌听得心里哗然,没想到总是冷漠无情的离箫竟然也有这么可歌可泣的爱情。如果陈懿漾还在,一定是个非常活泼可爱的女孩。

    而苍冥绝面不改色地坐在一边,不为之动容。

    “因为如酥和陈懿漾长的很像,你才会误把她当成陈懿漾,才会割喉的是吗?但你实际上是为了赎对陈懿漾的罪,让自己的心不再痛苦。”萧长歌一语道破天机,让离箫直视自己心中的那层愧疚感。

    离箫痴呆地看着手里的小像,有些入迷,可萧长歌的那些话一直盘旋在他的耳边。

    他是为了赎罪……为了赎罪么?

    他愣怔地看着手里的小像,宝贝似的重新将她放回了锦囊中。

    “如酥长的很像懿漾,我也错将她当成懿漾,如今我不会再自欺欺人,没有人能代替懿漾。”离箫冷然道。

    萧长歌皱眉道:“可是离箫,你总不能一辈子都靠着这张小像过活,人总要向前看,要有新的目标,你也总得有新的人生,要是懿漾知道你为了她一直沉浸在过去中,也不会开心的。她也不希望你被过去困住脚步。”

    她的这番话让苍冥绝和离箫心里皆是心里一震。

    苍冥绝用似懂非懂的眼神看着她,要向前看,要有新的目标,新的人生,如果哪一天离开了他,难不成她就要这样把他忘记吗?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长歌!”苍冥绝冷冷道,“离箫做什么有他的道理,你就别多管闲事了。”

    说罢,苍劲有力的大手握住了她的手,将她带出了这个房间,拖到了外面的院子里。

    “你做什……”

    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的吻吞没,沉重的呼吸压抑着她的胸腔。

    他含糊不清的话落在她的唇瓣上:“不准离开我,不准忘记我!”

    永远不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银狐续南明在西汉的悠闲生活抗战之钢铁风暴重生一九零二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女医生穿越:霸道征服王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荷微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荷微凉并收藏女医生穿越:霸道征服王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