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女医生穿越:霸道征服王爷 > 第二十一章:醒来

第二十一章:醒来

推荐阅读: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大汉龙骑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双世宠妃原著:爷我等你休妻帝国霸主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ba.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阴魂不散的家伙,萧长歌冷冷瞥他一眼,目光如刺,冷声道,“好狗不挡道。”

    说罢,抬腿就往前面走去,她没有功夫在这里和苍云寒浪费时间,她已经拿到了青黛,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赶回去给苍冥绝配药。

    十米外立着的苍云寒怎么可能让她轻易地离开,既然他能在这里等着她,就说明他已经知道了她干了些什么。

    苍云寒迅速地移到萧长歌的身边,长袖一挥,一只手挡在她的面前,“冥王妃,本王有那么可怕吗?见了我就跑?”

    萧长歌低头看了一眼苍云寒墨色的衣袖,手掌快速地一劈,转身冷肃地看着他,“可笑,我会怕你。”

    苍云寒没有料到萧长歌会给他来那么一下,起码用了七八成的力,虽说他内力深厚,还是不免有些吃痛。

    捂着隐隐作痛的手臂又闪到了萧长歌的眼前,若不是萧长歌对他还有那么一点用处,他不会轻易饶恕她,就凭她刚才给他那么一下。

    “看来你是不需要青黛来救你相公的命了。”

    萧长歌得意朝他一笑,轻嗤道:“不要以为你的单位是个‘王’,就可以一手遮天,不过小小一味药而已,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

    “你!”苍云寒被她一顶,话语卡在喉咙里,她的样子看起来得势风光,抬着下巴侧眼看着他,他从来还没有可以被一个女人小看到这个份上。

    见苍云寒气的牙痒痒,那样子似要把她生吞活剥了,她就觉得痛快!她要让他明白,她萧长歌不是谁都可以招惹的。

    苍云寒手中折扇一挥,便抵住萧长歌的下巴,微微收了劲,问道:“你是去找太子了?”

    “干你何事?”萧长歌毫不留情地顶回去。

    看来就是了,他猜测的没错。整个京城的青黛一夜被他购买完,就连京城临城几百公里外的小国青黛也被他买完,除了皇宫太医院必须要储备药物之外,要想得到青黛,就必须从西南进药,来回路程必定过三日。

    萧长歌竟然去求太子都不来和他谈条件,她真有如此厌恶他么?

    苍云寒脸色一变又变,霎时间怒气腾腾道:“你休想拿走青黛为那个跛子治病,给我。”

    说罢,便伸出手企图从萧长歌的腰身夺走青黛,萧长歌早已料到他会有这么一手,身子快速一转,绕开他的手,衣侧一角被他扯住。

    霎时间,苍云寒纵身一跃,猛然飞身从萧长歌的腰身环绕一圈,正欲夺过那只小小的荷包,突然间一个石块凌厉飞来,猛地砸中他的手背。

    苍云寒手背一痛,颤抖着手退后几步,一蓝一白的两道身影已经护到了萧长歌的身前。

    “王妃,我们来迟了。”魅月和江朔异口同声道。

    萧长歌捂住青黛的香囊,冷冽的目光射向苍云寒,低沉道:“不,来的正好。”

    差一点就被苍云寒夺走,萧长歌松了一口气,既是魅月和江朔来了,她就放心了。

    两人的武艺高强,对付区区一个苍云寒根本不是问题。

    苍云寒衣袖下的双手紧紧攥着,脚步沉沉地踩在地上,狠狠地盯着魅月和江朔,深知自己敌不过联手起来的两人,好一会,才笑道:“你们可知道,你们现在救的是我温王的女人?”

    两人丝毫不理会苍云寒的话,魅月冷哼一声,“胡说八道。”

    冥王妃就是冥王妃,她对冥王的情意大家有目共睹,两人相爱非常,绝非人力可改。这温王视冥王为敌,冥王妃怎么可能和他在一起。

    苍云寒神色自若地看着两人,甩出折扇,自以为十分玉树临风地轻扇着,邪笑道:“本王可不是在胡说八道,你们以为歌儿今天一个人出来是为什么?她是出来和本王幽会的,你们的出现可真碍事。”

    他轻佻地唤“歌儿”,又说她今天一个人出来,再加上刚才他试图从她身上捞走荷包的动作,倒也有几分可信。

    魅月冷漠的脸上眉头微皱着,回头看了萧长歌一眼,她依旧面不改色地立在那里,没有半分心虚。

    江朔一点也不相信苍云寒所说的,他的为人卑鄙无耻,言词造假也很正常。

    “魅月,江朔,我们尽早回去,苍冥绝还在等着我们给他配药。”萧长歌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对于苍云寒的污蔑她置之不理,她只相信清者自清,苍云寒的这点小把戏在她面前一点作用都没有。

    见萧长歌率先离去,魅月和江朔收了剑拔弩张的姿态,快速跟上她的脚步。

    回到府内时,里面寂静一片,落叶声潇潇洒洒未歇。几人来到了苍冥绝的房间,却发现一个男子坐在圆桌上悠然自得地喝茶。

    那男子一身黑衣长袍裹着,体格中等,喝茶之姿隐约有防备之感,见几人进来,悠悠放下茶杯,起身作揖。

    “见过冥王妃,在下是离箫,冥王的好朋友。”

    离箫是无音楼的楼主,很早之前就和苍冥绝认识,也算是他的左膀右臂,苍冥绝多年积累隐匿下来的江湖势力都有他在管理。也算是苍冥绝比较信任的人,但此人亦正亦邪,高深莫测。

    萧长歌看了看他,又回头看了看魅月和江朔,见两人轻点头示意,脸上才缓和一点。

    现在正是苍冥绝的生死关头,任何事情都要谨慎,萧长歌朝他点点头,“既是冥王的朋友就请随意,我现在有其他事情要办,等会再替冥王招呼你。”

    离箫脸色却冷了下来,他听道上传来消息,说冥王被人暗算,此刻危在旦夕,他才匆匆赶来。可作为冥王的妻子,却在关键时刻出去办事,他从开始到现在,已经等了一柱香的时间了。

    可萧长歌毕竟是王府的王妃,碍于冥王的见面,却也不好发作。

    离潇猛地挥了挥衣袍,又重新坐下,冷道:“还是不劳烦冥王妃了,您贵人事忙,我自己可以照呼自己,您先去忙您的吧。”

    萧长歌没对他的言词多做计较,转身去了厨房。

    现在最要紧的是制药,昨日江朔在药店抓来的药都搁置在厨房,现在得了青黛应趁早弄好给苍冥绝服下。

    萧长歌将所有药材放在臼和杵内捣碎,再将碎渣拢进白纱布里,把药汁挤在小碗内,药香渐渐散开。她又将药碗放在炖锅中慢炖了一会,才端到苍冥绝的房内。

    有了这一碗药,苍冥绝就能醒过来,萧长歌的心里竟升腾起一丝高兴。

    屋内三人都坐在圆桌边,见萧长歌端着药进来,第一个起身的离潇。

    他有些错愕,“冥王妃,这是什么药?”

    “解药。”废话不多说,萧长歌端着药坐到苍冥绝的床头边上,轻轻吹了吹汤匙里的药,谁知却被离潇夺去。

    萧长歌立即起身,冰冷的眼神扫在离潇身上,语气里有怒火在烧,“人命关天,快把药给我,你就是这样对待你朋友的?”

    离潇闻了闻药味,很快就把药递还给萧长歌,道:“这确实是冥王所中之毒的解药,只是这青黛我让人跑了附近的几座城都没有得到,已经派了人去西南,估计也来不及三日内赶回来。你是怎么得到?”

    萧长歌吹着药,一口一口地喂进苍冥绝的嘴里,吃下去一半,漏了一半,总共也喝了有半碗药。

    “我自然是凭借我自己的本事得到的,每个人的办法都不同,你不必太介怀。”萧长歌将碗放到一边,轻轻擦了擦苍冥绝的嘴角,又把被子往上拉了拉。

    什么叫做不必太介怀,难不成她的意思是说他能力不及她,所以找不到青黛也是理所当然的?

    离潇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嘲讽,一时间紧盯着萧长歌的脸不放,突然间发现她的脖颈处有青紫色的於痕,不像是受伤,而是吻迹。

    离潇心里不禁猜想着什么,为了证实他的猜想,他猛地把萧长歌手臂上的衣裳拢了上去,果然,守宫砂不见了!

    他记得冥王曾经告诉过自己,他并没有碰过萧长歌,那,她的守宫砂怎么会不见?

    离潇忍不住问道:“冥王妃你给我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知道冥王病重也不留下照顾,反而还出去那么久,回来时脖子上出现了於痕,而守宫砂也不见了呢?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冥王的事?”

    萧长歌冷漠地把袖子拉下,目光平静如水地看着离潇,“我并没有做对不起冥绝的事情,你让我解释什么?况且,这也是我和冥绝之间的事情,与你何干?”

    突然床上的苍冥绝虚弱地开口:“离潇,长歌是我的王妃,我已经没事了,你先离开。”

    清风后面的魅月和江朔听见苍冥绝的声音,立即走了进去,却遇见刚走出来的离潇。

    萧长歌见苍冥绝醒来,立马来到他的身边,她连日来难以平静的心情霎时间稳定下来。

    “你感觉怎么样?没想到药效还挺快,如果难受的话就不要说话。”萧长歌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关怀的语气却出卖了她。

    “我没事,这点伤都挺不过去,还谈什么报仇?江朔,扶我起来。”刚才萧长歌和离潇的谈话他都听见了,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突然被点名的江朔有些愣怔,不过很快就上前扶苍冥绝坐起来,萧长歌就在旁边,他竟然不叫自己的王妃扶?

    被冷落在一边的萧长歌面色有点不自然,她满腹心酸。自己和皇后做了交易,刚才又与离潇发生口舌之争,原以为苍冥绝会相信她,可他却不理会自己。

    萧长歌低垂眼睑,始终没有说什么。这里应该不需要她了,正好,落得清闲。

    推开门,出了苍冥绝的房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银狐续南明在西汉的悠闲生活抗战之钢铁风暴重生一九零二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夺鼎1617苏联1991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女医生穿越:霸道征服王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荷微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荷微凉并收藏女医生穿越:霸道征服王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