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毒妃 > 第546章 指名要杀你

第546章 指名要杀你

推荐阅读: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大汉龙骑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双世宠妃原著:爷我等你休妻帝国霸主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ba.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546章 指名要杀你

    第546章 指名要杀你

    有黑衣人怒吼着向她冲来,她只好守在窗户前面与他们交手。

    床上的帝凤舞紧抿着嘴,从来没像这一刻这样恨自己。早知道会拖累别人,她当时就应该掉下去摔死。

    楚倾瑶一身清冷,单手执剑,拼命的与靠过来的黑衣人厮杀。

    “王妃!”七绝想要冲破黑衣人的阻拦过来帮她,却心有余而力不足。黑衣人猜到了他的意图,拼命阻拦。

    暗卫只有二十人,却要对上最少六七倍的偷袭者,人人眼眶发红,恨不得多生出两只手来,好将这些人尽数斩杀。

    “楚倾瑶,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从屋顶又跳下来一名蒙面男子。男子眼神阴翳,带着一身戾气。

    这人跳下来之后,攻击她的黑衣人全都自觉住手。

    “阁下认识我?”楚倾瑶打量男子,“原来是个没脸的,难怪本王妃记不起你。”

    “逞口舌之快没用,炙王妃,我听说漫天妖一直心系于你?我就做次好人,等你们死后,把你们扔到一处,让你们去地下做一对鬼夫妻。”男子大笑起来,脸上的黑巾不住颤动。

    “鹿死谁手,还不一定,你这话说得太早了。”楚倾瑶感觉到了压力,好像这人实力很强。她决定先下手为强。

    她两手齐动,一手出剑,一手在眼前扬起漫天的毒粉。男子嘲弄的大笑,“炙王妃,收起你的小把戏,不要在老夫面前班门弄斧。”

    “本王妃倒要看看,我们到底谁更毒高一招?”

    “老夫可没时间陪你玩!”

    男子的兵刃是一把开山斧,磕碰之间,他已经穿过毒粉向楚倾瑶砍来。如果有人细看,就会发现他的手掌漆黑一片,如同熊掌。

    楚倾瑶匆忙躲闪,手腕一反,对着男子就是一把银针,男子脚下一滞,大斧翻飞着将银针尽数磕飞。

    “丫头!”漫天妖一直溜意着楚倾瑶,见她的招式都不管用,急得虚晃一招,身形拔地而起,就向她飞来。

    五名黑衣人心有灵犀一般,忽然齐齐抛了长剑,向他射来。他人在空中,只来得及挡下四剑,最后一把剑正中他肩头,他闷哼一声,不顾刺中肩膀的长剑,天神一般落到楚倾瑶面前。

    “丫头,你守好窗口。”他单手拔下锋利的长剑,向着蒙面人掷去。

    蒙面人怒喝,一斧子将长剑磕飞,金铁交击,碰撞出无数夺目的火光,在夜空中璀璨绽放。

    “漫天妖,你受伤了?”楚倾瑶惊呼。

    “还愣着干什么?杀了他们两个。”蒙面人对着旁边的黑衣人大喝。

    这些人立刻向楚倾瑶扑来,才一交手,她就被逼得手忙脚乱,又不敢离开窗户太远。好在这时,从院外忽然涌进来一大批暗卫。

    这些人一进来,立刻开展了一场单方面的虐杀。人数上一直占优势的偷袭者转眼就落了下风。惨叫声此起彼伏,很多人明明想逃,却来不及施展身法,就已经身首异处。

    至于和漫天妖对战的男子,咬牙将大斧挥得虎虎生风,在漫天妖举剑来迎时,他已经跃上屋顶,逃之夭夭。

    漫天妖和七绝几乎同时去追,前方的男子扛着一把大斧在夜色里很招摇,眼看着两人越追越近,那人怪笑一声,直接将大斧向后抛来。趁着两人躲闪之际,他已经闯出小镇,冲进了一片漆黑的树林。

    两人无奈,只好捡了大斧返回客栈。

    楚倾瑶见漫天妖受伤了,拉住他就往屋里走,“快点进来,我给你包扎。”然后又对七绝道,“我给兄弟们拿了药,你去看看。”

    “漫天妖,你受伤了?”见他们进来,帝凤舞一惊。

    “无事!”漫天妖坐到椅子上,看着楚倾瑶为他包扎。她的手素白小巧,处理伤口的时候,十指如飞,煞时赏心悦目。看着看着,他好像都不疼了。丫头的小脸有些苍白,吐气如兰,芬芳魅惑,他不禁呆了呆。

    本来一直关注他的帝凤舞,难过的低下头,心口好疼。可她却笑了,漫天妖,你在看她,我却在看你。我们是同一种人不是吗?

    为了心爱之人,可以不顾不切,却不肯把自己的心施舍出来一丝给别人。

    直到楚倾瑶包扎完,他匆忙移开目光,装作不在意的看着地面。

    “包好了,你回房去休息,一会我去给你送点有利于伤口愈合的药。”她道。

    漫天妖看着被包扎过的地方,那里还有丫头手指的温度,他眷恋的起身,带着心悸走了出去。

    七绝从外面进来,“王妃,有个兄弟手被砍断了。”

    楚倾瑶倏地起身,大步往外走,“手断了怎么刚才不说话?”

    “他被人扔出客栈了,才刚刚被找到。”

    楚倾瑶连夜给这人做了接骨手术,在确定这人的手保住之后,留了两名暗卫在这里照顾。给帝凤舞买了辆马车,带她上路。

    “丫头,你可猜到那晚偷袭我们的人是谁了?”漫天妖打开车门,跳上来坐好。

    “你有眉目了?”楚倾瑶瞪大双眼。这几天她把所有认识的人都想了一遍,都没一点头绪。

    宇文景瑞死了,要不然她第一个怀疑的人就是他。除了他之外,难道是北宫夙还?可那晚,那人的模样分明是想取她性命,根本不是讨要军符。

    “也许是一个我们谁都没想到的人。”漫天妖邪肆的眼睛里,带着一丝明悟,“跑掉的那人,年纪肯定不小了。”

    两人沉默,都在猜测着接触过的人里,四十开外的人到底有谁。妖妖:想着月初一定要按时更,结果昨天网站升级。抱歉了大家。

    “先不说这人是谁,他好像对我们的路线相当了解。”帝凤舞一脸担忧,她现在成了累赘,心情非常沉重。

    “这次没得手,他肯定会再来。”楚倾瑶眼中露出恨意。

    “丫头,如果真打不过的话,你记得先跑。”漫天妖眼神一变,又看向帝凤舞,“素医阁在最近可有什么联络点?如果有,我就先把你送过去。”

    帝凤舞摇头,就算有,她也绝不会露面。她现在躲着昆仑境还来不及,选秀两个字让她觉得生不如死。

    她宁愿死在外面,也不回去。

    “只要那人没发现我们出来的真正目的,就什么都不怕。”楚倾瑶蹙眉。如果只单纯的仇杀,就连累不到天琼。

    医门。

    童芜手上拿着一块木牌,他已经看了许久,却没有任何发现。这就是容止烟从轩辕炙那里带回来的气运图,可他怎么看也只是一块再普通不过的木片。

    他带着木牌去找大长老,将木牌扔给他,“你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

    大长老接过后,足足看了一个时辰,眼珠子都瞪出来了,也没看出来个所以然。只好尴尬的陪着笑脸,“堂主,老夫老眼昏花了,并未看出特别之处。”

    将木牌还给童芜后,他试探着道,“堂主,不知这块木牌有何玄机?”

    “听说这是一幅图,得此图者得天下。”童芜眼中有不甘闪过,他筹谋了这么多年,一定要取代境主,成为夜染大陆新的主人。

    “不知堂主是在哪得到的这块木牌,会不会是假的?”大长老问。

    “不可能!”童芜厉声否绝。容止烟不会骗他,轩辕炙那么珍视这个木牌,而且当时他还不知道她是假的。

    “你守好医门,我离开一趟。”他走了几步,问道,“你那个徒弟呢?”

    “堂主问的可是烟红夏?”大长老一脸愤怒。

    童芜冷笑,“除了她,你还有其他徒弟吗?”大长老自然还有徒弟,可那些一直不受他重视。

    “她不知道中了什么毒,从内里开始腐烂,死的时候,都要恶心死了。”大长老啐了一口,“提她真是晦气。”

    “堂堂医门,竟然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毒,洪九月,就你这点本事,还是乖乖收起你的野心,安心替本堂主做事,将来少不了你好处。”童芜想在走之前,好好敲打一下他。

    “堂主放心,我一定好好为堂主办事。”大长老垂下的眸子里,带着不屑。

    楚倾瑶和漫天妖每到一个小国,都尽快把种子送出去,然后就离开。所幸接下来的路上,并没有再遇到偷袭。

    眼看着再有一个月就过年了,他们已经圆满的完成任务,准备起程回天琼。

    帝凤舞的脚已经好了,跟着大家骑马在雪地里奔驰。她与楚倾瑶一前一后,两人偶尔还会交流几句,沿途撒下欢快的笑声。

    轩辕炙又派过来的二百暗卫,不过不近的缀在后面,逞半弧状保护着前面的队伍。一轮冷月悬挂在高空,月辉如水,清冷冰凉。

    “我记得前面有家山神庙,今晚大家就歇在那。”漫天妖道。因为着急回家过年,他们竟然错过了宿头。

    山神庙里根本容不下这么多人,到地方后,楚倾瑶从系统中拿出请人帮忙缝制的帐篷。对七绝道,“给大家发下去,晚上能遮挡风雪。”

    “好勒!”七绝刚要喊人过来拿,就听远处传来密集的马蹄声。心下一凛,立刻奔出去查看。

    漫天妖身形一闪,也跟了出去。楚倾瑶和帝凤舞一脸严肃,也到了外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银狐续南明在西汉的悠闲生活抗战之钢铁风暴重生一九零二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残王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漫天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漫天妖并收藏残王毒妃最新章节